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葵花宝典
    辛卿拒绝的速度越来越慢,幽之擎微眯着眼盯着她,无比的幽怨。她在他的注视之下,故意咽了下去。碧珠则是看不惯,开口为自己主子抱不平,“王爷,我家公主就吃了你一口,你不必这样瞪着她吧。”

     “娘子,你竟然吃人家的饭,呜呜,本来就不够人家吃。”

     辛卿就知道他会这样,她一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别哭了,烦死了,大不了跟你换,我都没动一下。”

     说着,不顾五福的反对,她便动手帮忙将饭菜掉个。幽之擎却死死的护食,死都不和她换。再外人看来,好像她和他换,有什么不好的意图一般。

     碧珠不由得生气,她怒气冲冲的说道,“王爷,我家公主好心好意和你换,你……王爷,碧珠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她说完转身跑了出去,眼睛红红的。

     五福表情严谨的将饭菜重新放好,有些警告意味的看着辛卿说道,“王妃,这是我们王爷的药膳,是治病用的。你总不想看我们王爷傻一辈子吧?”

     “五福,对不起啊!”不就是演戏嘛,辛卿看到幽之擎夹起菜准备往嘴里送的时候,她突然起身向五福道歉,一不小心撞翻了桌子,幽之擎慌忙放下筷子站了起来,一脸的幽怨。

     “啊,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她表情惊慌,似乎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她的这些小动作,在幽之擎眼里,完全不值一提,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帮他。

     五福生气的提着饭盒子走了,他只好去弄一桌新的饭菜,绝对不能饿着王爷,外面又在下着大雨,他这一去时间也有些长。不过,令辛卿意外的是,竟然有不认识的丫鬟进来收拾房间,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看着低着头面无表情打扫的两个丫鬟,她们的年纪都不大,长得还有些像,便冷着脸问道,“你们是哪个院子的?怎么会来别院?”

     幽之擎则是一脸委屈的坐在床上生闷气。

     丫鬟们一听问话,便纷纷跪倒在辛卿面前,年长一些有些委屈的说道,“公主殿下救命啊!”

     “详说。”辛卿黑着脸坐在床上,面无表情。

     年纪稍微小一点儿的丫鬟看起来聪慧的脸上长着一双灵动的双眼,炯炯有神,她不像姐姐一样哭泣,更多的是坚毅,“我们姐妹二人是公主殿下过来和亲的路上救下来,因为您怜悯我们,便将我们一起带进了王府。随后我们便被分配到了三夫人的院子里当贴身丫鬟,可是昨晚,老爷从别院出来以后,没有回鸳鸯阁,直接去了倾心苑,因为我们姐妹是公主殿下带进府里的,三夫人无处撒气,便拿我们姐妹出气。您看……”她说着便撸起袖子让她看她身上的痕迹,似乎觉得还不够,还撸起了姐姐的衣袖。

     辛卿仔细看了看她们身上的伤痕,一条条一道道,都是那么有规律,和自己身上的痕迹完全不同,倒更像是有人特意打上去的。她危险的眯着眼,略作心疼状的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宁夏。”

     “宁冬。”

     姐妹二人异口同声。

     辛卿让她们起身,看着她们的脸,虽然表情真挚,但眼神不对,戏感略差,她也不点破,便继续问道,“那你们是如何得知我这里需要人打扫房间?”

     幽之擎看着她的面容,冷酷的别过脸去。一丝冷笑从眉心一闪而过,这女人不是一般的聪明。

     “我们在路上碰见了五福管家,向他打听的。”

     管家?五福尽然是荣王府的管家,她居然现在才知道。这王府分明是以这傻子的名义来命名,但主事的却是左相爷,而管家是五福就更令人诧异,看来这五福绝对不简单。

     “好,以后你们就留在我房里,一会儿我就去向三夫人要人。去吧!”

     宁夏和宁冬谢过王妃,便端着污水,提着垃圾走了,顺便还带上了房门。

     辛卿眉心有些沉重,她瞪着幽之擎问道,“五福伺候了你多长时间了?”

     “十年。”自从那场宮变之后,五福就一直呆在他身边。

     “……”她彻底无语,这人分明那么聪明,那么腹黑,竟然一个人在他身边当了十年的卧底,他竟然都不知道。她这一刻,竟然不知道该夸奖他,还是该贬低他。

     幽之擎冷着脸,不理会他的目光,下了床,窝在床上的感觉实在不好,他从床底板下拿出一本书,拂去了上面的灰尘,坐在窗台上认真研读起来。

     辛卿不太认得繁体字,只是侧着身子看了看封皮,只隐约认得“宝典”二字,她的嘴角不住的抽了抽,他不会这么想不开吧,练什么不好练葵花宝典,“你练得武功叫什么名字?”

     幽之擎皱眉,合上书本,不悦的问道,“问这做什么?”

     辛卿忍住嘴角的笑意,又进而一步,邪魅的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葵花宝典?”

     ------题外话------

     二缺捂脸,有人有花花,有钻石吗?捂脸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