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同病相怜
    他到底凭什么吩咐她,况且她可不想被困在这荣王府。这才来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光是想想就头疼。

     幽之擎面色不好,他不是很信任她,如此辛苦的伪装了十多年,绝对不能因为一时大意而功亏一篑,冰冷的话语从口中吐出,“欺君之罪。”

     冒充南疆公主嫁与他一事,就足够分量让皇兄出兵南疆。

     “哼,我才不管什么南疆百姓的死活,大不了我一走了之,谁也找不到我。”她冰着脸,冷冷的说道。但是天下之大,天荣皇朝兵力雄厚,东躲西藏的日子……

     “你确定谁也找不到你?”幽之擎的眸光扫过她的脖子,辛卿低头,看到了一块琥珀色的石头,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香味,清香却不刺鼻,闻后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她这一天都闻到这样的味道,还以为是花儿香,可现在是秋天,花儿都凋谢了,倒是没想过是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

     她想也想的就将这块儿看起来卓尔不凡的石头摘了下来,面容冷酷的重重拍在桌上,神情泰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幽之擎走过去,冷笑着随意的拿走了那石头,冰冷的话语缓缓而出,“南疆公主辛卿自打出生就自带一种体香,南疆王寻遍各地也找不到此香料,一日晚上做梦,神灵指引他到南疆临近北面的海边虔诚向天上各路尊者祈福。第二日,他便派辛卿与其生母前往海岸。一个月以后,大鲸出没,南疆王妃不幸被大鲸吞入腹中,而从大鲸体内吐出一块琥珀色的石头,而其石头散发出来的香味与辛卿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众人纷纷猜测,这石头便是王妃的化身。”

     辛卿心头一惊,顿时有些后悔鲁莽的摘下那石头。就算没了那石头,她身上的香味也不会散去。不论在何地,只要她一出现,大家就能找到她。

     “没想到,我的娘子竟然如此就将这么宝贵的东西赠与我。”幽之擎把玩着手里的东西,他故意将旧事重提,无意是激起她心中的愤怒。

     “还给我!”虽然她不是过去的辛卿,却也知道母亲对一个人的意义。

     她冰着脸伸手去夺,幽之擎若无其事的将石头揣进了自己的怀中。

     “你!还给我!”辛卿再次伸手,意图从他怀中掏出那意义非凡的石头,但她的手却被一双冰冷刺骨的大手抓住,再也无法动弹。

     幽之擎将脸靠近她的脸,嘴角邪恶的上扬,冰冷呼之欲出,“想要你的石头,就乖乖听话!”

     突然辛卿手掌翻转,不待幽之擎反应,便摸到了他的脉搏,从刚才他抓她手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他的手异常的冰凉,这才入秋,人的身体温度不该如此之低。小时候,她经常生病,父亲带她看过中医西医,吃过各种药材,调理了十几年仍旧还有些顽疾。

     幽之擎冷冷的抽回手,冰着眸瞪向她。

     辛卿的眼神中有一丝复杂,也有一丝心酸,“你体内有一种毒药,日积月累,在慢慢增多。你的体温会越来越低,最后变作一具冰冷的尸体。而你的死期,恰巧是冬天,只会被认为是冻死。”

     “我知道。”从她与他相处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用如此口吻说话。那话语中带着浓浓的绝望,带着不甘,带着心酸。

     辛卿知道这种病,是因为从小她的身体就极为寒冷,甚至几次都被断定已经被冻死,却奇迹般的再次复活。而她父亲请了全世界最顶级的生物学家来为她诊断,最后他们研制出一种中草药,为她调理。如今,她的体温以和正常人无异,只是别人在发烧的时候都是体温高的惊人,而她却是低的惊人。

     幽之擎不再说话,只是专心在地上铺着自己的被褥。辛卿一向冷酷的脸出现了一丝柔情,但这种柔情幽之擎却没看到。一个王爷,竟然打地铺,被人下毒心知肚明,却不得不吃。

     “喂,今晚我睡下面。”辛卿冰着脸,冷冷的躺在他铺好的被褥里面,背对着他。地面的凉气重,他原本身体内的寒气就旺盛,再日日睡地面,恐怕只会死的更快。

     可是她忘了,她的身体也没有好利索。

     幽之擎没有矫情的推脱,而是径直走向了床铺,只是一整晚他都睁着眼睛看着地上不断蜷缩的某人。天越来越凉了,即便被褥谱的再厚,这秋天的夜里已经和冬天无异。

     半夜时分,窗外更是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后半夜,天空“轰隆”一声巨响,闷雷阵阵,瓢泼大雨倾盆。地上的女人却冒出了冷汗,幽之擎黑着脸起身抱起她,将她平放在床上,摸了摸她的额头,她的温度竟然和自己身上的温度一样。他慌忙去探看她的脉搏,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体内并无毒素。

     而他却再也睡不着。

     ------题外话------

     首推前收藏每逢30加更。欢迎走过路过的妞儿,爱辛卿,爱之擎的妞儿们,抱我们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