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完胜四夫人(加更)
    “你……”左相爷怀里的四夫人看到她那般模样,心里不爽至极,她指着辛卿骂道,“你个贱蹄子,你有什么好委屈的。你讲本夫人扔进荷花池,如今竟然在这里假惺惺的哭,相爷,你看妾的脸,都被她给打肿了。”四夫人见不论如何骂辛卿,她竟然都无动于衷,只好扭过身去和左相爷撒娇。

     左相爷看了看她的脸庞,确实被打肿了,难道真的是王妃?王妃嫁过来一个月了,他听闻的全是她被四夫人如何欺侮蹂躏的词眼。

     虽然面前的女人在哭,但左戈却在她眼里看到了一丝不屑。以前的辛卿他是见过的,虽然人长得美,却总是低着头,不言不语,让人看着就憋屈,如今的她似乎截然不同了。

     “夫人,您大半夜的带人来别院找碴,打了辛卿不说,自己摔倒了也怪我,您还说我将您扔进荷花池,你的衣服头发都是干的,又怎么能平白无故的诬陷我呢,左相爷,辛卿知道我被嫁过来是因为父皇不疼我,不然也不可能将我嫁给一个傻子,可是我能怎么办,我本来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我又不能违抗父命逃婚吧。如今受了这么大的冤屈,倒不如我就回南疆,从此再不来天荣。”

     她哭的伤心,哽咽的恰到好处。但也是这一番说辞,让人觉得她真的变了。以前的辛卿只会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你!你们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本夫人绝对不能让她颠倒是非!”四夫人说不过她,毕竟她所说的全都符合事实,便转头去训斥她院子里的仆人。

     “夫人,他们都是你的人,自然都替你说话。辛卿也不用任何人替我辩驳,明日一大早我就启程回南疆。”她依旧哽咽着,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

     幽之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坐起来死死的抱住了她,同样的哭道,“娘子,你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你走了,就只有擎一个人了。娘子~谁欺负你了,擎帮你去告诉皇兄,让皇兄帮你做主!”幽之擎用力很大,似乎他一放手辛卿就走了一样。

     而此时的四夫人正在训斥自己的丫鬟和奴仆,她扬手就要打,左相爷一把握住了她的胳膊,低吼道,“你够了!还不够丢人吗?”

     四夫人被他一骂更是委屈,今晚明明是她受了委屈,没人替她撑腰就算了,竟然还来训斥她。一气之下,她竟然一个人跑回了自己的院子。

     左相爷看着她的背影,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只好怒斥下人,“还不赶紧去伺候你们的主子!”

     “是!”

     瞬间,别院便清净了下来,只剩下左相爷的人,他自然不能让王妃回南疆,那样他在荣王府的事情就会败露,就算到时候皇上想要袒护他,也无用,到时候皇上一定会拿他开刀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王妃,四夫人被我宠坏了,你不要见怪。怎么能说你是不受宠的公主呢?荣王虽然行为和正常人不一样,却是我天荣唯一的一位王爷,深受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喜爱,可谓是天之骄子。况且我天荣比南疆富庶千百倍,你嫁过来正彰显出你是南疆王最喜爱的女儿。你看我们王爷多喜欢你,他的病太医说有好转的迹象,你也不必焦急,等我们王爷病好了,大权在握,你又是他唯一爱的女人,到时候可谓是天底下的一段佳话。”

     左相爷拍马屁的功力可不是吹牛皮吹出来的。短短几句话,辛卿便破涕为笑。并不是她觉得他说的好,只是既然面前有个台阶,她自然识趣的就下了。她又不是真正的南疆公主,就算回了南疆,那南疆王也不会为她出头的。

     幽之擎一看辛卿笑了,便拽着她要回屋。左相爷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待他们关上房门之后,他才叹了一口气,看着左戈问道,“她真的变了,你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

     左戈眼神微眯,看着那房门口,轻声回答,“儿臣不知。”

     皇上让他们左家来监督荣王,这是他们的荣耀,但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满盘皆输,而他们左家便是第一个皇上拿来开刀的对象。

     待他们走后,幽之擎才眼神危险的整理自己的衣服。他暗暗皱眉,这女人到底会不会穿衣服,给他穿的衣服不伦不类。该系的地方不系,不该系的地方瞎系。

     辛卿这一晚上被折磨的够呛,她坐下喝了一口水,问道,“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她的话音还未落,只感觉周围一阵狂风,嘴巴就被人捂上了。

     幽之擎抱着她,耳朵微动,确定周围没人,这才缓缓放开,有些不悦的说道,“以后你我就是系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演到什么时候,你就陪我演到什么时候。”语气中满是不容拒绝的因素。

     “凭什么?!”

     ------题外话------

     噗~二缺来了,以后每日的19:55和你们准时相约在【傻王毒妃】,大家不见不散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