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她是乞丐
    辛卿面色有些缓和,她不明白为何幽之擎要对左相爷如此之纵容,但她却无法纵容自己破坏他的计划,只好妥协,“相爷,辛卿从未怪罪相爷。”

     左相爷和她点头,随后便转身离去,但却在离去之时,做了一件辛卿最讨厌的事情,他一脚将幽之擎踢过一旁。她几乎都能看到院子里的奴仆扬起的嘴角,甚至还有些泄愤的意味,只有五福哭丧着脸抱住了幽之擎,意外的他竟然没有装哭,却在左相爷疑惑转过身的时候,滴了几滴清泪。

     左相冷哼一声离去,辛卿的手握拳“咯咯”作响。

     “公主,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碧珠,你先服饰王爷洗澡!”碧珠站起身来,将辛卿拉过一旁。别院里多了两个丫鬟,宁夏和宁冬也慌忙跟上五福管家去服饰王爷。幽之擎目光呆滞的仍凭众人洗,这一次洗澡他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一直处于忧伤的状态。

     辛卿被碧珠拉到了别院的一个角落里,确定了四下无人,才说道,“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王府?”碧珠的态度瞬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辛卿一直都以为她是真心服饰她的。

     却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你这副表情做给谁看?你霸占了我们公主的位置,难道想一直霸占下去?公主现在生死未卜,等你离府后,我便回南疆禀告皇上,让他出兵寻找公主。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碧珠的耐性似乎已经快被用尽了,她一直都说尽快就离开,却迟迟不走,宁愿在这里被折磨。

     碧珠见辛卿无所表态,她的表情竟然有些狰狞,“小乞丐,当初让你假扮我们公主那是实在是找不到人代替,而你也颇有些姿色。这一个月,我是看出来了,你爱上了那个傻子!哼哼,果然,一个乞丐,一个傻子,绝配!但是,人家就算是傻子,也是个王爷,你这个乞丐是配不上他的!况且,他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那你岂不是毁了!所以我拜托你,尽快带着我出府吧!”

     说道最后她竟然有些央求的意味,辛卿一贯低着的头颅突然扬了起来,问道,“我是乞丐?”

     怎么可能!这简直就是扯淡,她怎么会穿越到一个乞丐身上,还是犯了欺君大罪的乞丐。

     “哼,不然你以为你是什么?一国公主?小乞丐,在大家都不重视你们的时候,趁早找到我们公主,然后迅速的对换过来,那个傻子王爷,就算是换了一个老婆搂着,他也浑然不知。这是上天赐予我们活下来的机遇,我已经等了你一个月了,我已经快要疯掉了。”

     碧珠说的是实话,在王府的日子越长,她的害怕就越多。一个多月了,她现在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她怕死,很怕很怕,却在做着很有可能满门抄斩的事情。

     一想到远在南疆失明的母亲,她就难过的无以自拔,很想将这件荒唐的事情结束。

     本以为跟着公主到天荣是来享福,却没想到公主殿下为了不嫁给这个傻子王爷,竟然在路上逃婚,打了她个措手不及。婚期将至,她实在没办法,才悄悄的找个人代替,谁也没告诉。

     “那我原本叫什么?”

     “乞丐啊,一个乞丐还有名字吗?”碧珠气的吹鼻子瞪眼,她当初碰见她的时候,她生病躺在乞丐堆里,不知为何,她偏偏在一群乞丐里挑中了她。回去之后,为她仔细洗漱之后,她的病也好了,嫣然一个大美女。出嫁当日,她的美艳更是惊动天荣的京城。

     可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乞丐,竟然也觊觎王妃的位置,实在是该死。

     辛卿垂下了眼眸,她也不想呆在这里,但想起自己身上的香味,她便问道,“那我身上的香味从何而来?还有那独一无二的龙涎香?”

     碧珠顺势往她脖子上一看,竟然大呼小叫起来,“我家公主的玉石呢?你!”她低吼着便扬起手想要打辛卿。

     辛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眸犀利,她的教养不容许她被任何人欺辱,谁也不行!

     “龙涎香是我家公主至亲的东西,带上它有香味,不带则没有。公主为了逃婚,竟然将她最宝贵的东西交予我,我当初还以为她只是不想引人注目,却没想到,她竟然逃婚……。呜呜,如今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辛卿见到她的眼泪,莫名的心烦意乱,“哭什么哭,我有说丢了吗?我怎么听说,你家公主生来就有香味?而且我这浑身的香味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摘了龙涎香已有一段时间,却还是浑身充满了香味。

     “没丢吗?”碧珠欣喜若狂,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她,继续说道,“这可能是机缘巧合,你身上有一种淡淡的体香和龙涎香的味道十分相近,可能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这还是她给她第一次洗澡发现了,这个发现让她欣喜若狂,第一次感谢老天如此厚待她。

     原来那个傻子框她,这种香味明明就可以淡去。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辛卿便松开了她的手,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冰冷的话语,“放心,再过三日,我必定带你离开,希望之后的事情如你所说。”

     这三日,她要找到那日那个黑衣蒙面男子,如果找不到,她就放弃。若是有缘,来日自然会想见,若是无缘,她就是寻到天涯海角,她也找不到。

     一切随缘吧。

     回到卧室,幽之擎已经洗漱完毕,洗干净的他心情意外的不错,竟然和五福他们玩起了游戏。辛卿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和谐,五福带着宁夏宁冬走了,卧室里又是一片死寂。

     “三天后,我便离开。”

     只一句话,就打破了幽之擎所有的思绪,他猛然盯着她,冰冷的声音呼之欲出,“你的石头不打算要了?”

     “不要了。”

     幽之擎黑着脸,脸上乌云密布,似乎谁敢在忤逆他一句,他就会立刻冲上去,将那人撕碎,“不孝!”

     辛卿很讨厌他骗她,却意外的不点破,只是淡淡的看着他,没有任何的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