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宫廷盛宴
    天荣皇帝幽之则眼神微眯,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倒是跪在地上的二夫人,她愤恨的起身,指着辛卿的鼻子破口大骂,“在皇上面前,你这个贱人还狡辩。如果不是你,为什么你要趁王府的人都睡着的时候,离开王府!什么王府的饭吃腻了,荣王爷,人人都说你傻,我怎么不觉得,轻而易举就为王妃洗脱了罪名。买饭下人去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自己拿着包袱去买饭。启禀皇上,臣妇认为荣王爷根本就是在装傻。欺君罔上!”

     左相爷担忧的望了一眼坐在高堂之上的幽之则,他的脸色已经变了。辛卿低着的头猛然抬起,她瞬间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她出王府会那么轻而易举,没有任何人阻拦她,为什么她刚到福生酒楼,就会有禁卫军去“请”她赴宴,原来……这一切不过是想要让幽之擎出面。

     她思至此,转眸看了一眼抱着她胳膊,眼睛里满是泪痕的男人,他聪明绝顶,为何要站出来帮她,难道不知道这是个陷阱?

     “我有话要说。”辛卿摸了摸幽之擎的手,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手抖了一下。

     幽之则没有让辛卿说她想说的话,只是抿了一口桌案上的茶水,开口说道,“禁卫军何在?”

     “在!”

     瞬间从四面八方走出来十几名禁卫军,他们穿着统一的服饰,个个面色严肃,申请淡然。辛卿瞟了他们一眼,不惊大惊失色,他们的身高一样,就连面容都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她不禁回想起方才在福生客栈的禁卫军,似乎也是如此。

     根本没有任何差别。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丞相府二夫人章清婉当众辱骂荣王妃,眼中无大无小,教养全无。理应被流放,但念于其失子心切,朕也不是寡情薄意之人。赐予左相休书一封,自此搬出荣王府,膝下子女全部过继……”他下意识的看了权心一眼,权心淡然的坐着喝茶,似乎根本不在乎眼前发生的事情,他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过继左丞相府四夫人名下。哼,谁若求情,一同受罚!”

     在他说话期间,辛卿很显然的看到有一文官坐在幽之则下侧,奋笔疾书。果然,话音刚落,圣旨便拟召了出来。章清婉慌忙跪下,她是算计错了,左曳的死是导火索,但是因此能抓到荣王把柄,帮相爷得到圣心,她在王府的地位便会又升一层,或许可以打败权心。让她化为全京城的笑柄。可是她错了,她没想到皇上竟然并不买她的人情。

     她哭着求情,“皇上,臣妇错了。还望皇上开恩,王妃,王妃!”她眼眶红肿的慌忙转身去寻找辛卿,“王妃,臣妇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看在我家曳儿惨死的份儿上,替我向皇上开开恩。好不好?”

     她即便平日再伶牙俐齿,如今面对休妻过继子嗣的惩罚,她也觉得天要塌了。

     辛卿低头一直看着章清婉,没有对她半分同情,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如今,她自身难保,不得多想。如果她求了情,就证明她不在乎别人对她的辱骂。那她对她和荣王的指责,都会建立在同情的基础上。她为什么要为一个想要她死的女人求情?!她的同情心还没有泛滥到那种地步!

     直到禁卫军将她拖走,辛卿都抿唇一眼不发。

     “王妃坐回去吧。”

     辛卿学着古人的模样,对着皇上鞠了一躬,以表尊敬。擦了擦幽之擎眼里的泪珠,拽着他坐了回去。南沣眯着眼打量着他们,玥儿变了,她从前从不会对人这么温柔。但是,现在对幽之擎满满的全是温柔。难道就因为他是傻子?她对他产生了怜悯以外的情感?不过很快,他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不会的,他的玥儿很要强。

     “左相府发生的命案朕会派暗统的人调查,相爷不要担心。左曳也不会白死,王妃的婢女也不会惨死。如果有谁敢在朕眼皮底下做这等事情,那就一定是没把朕放在眼里。今日朕的仓儿游学归来,带来了许多宝贝玩意儿,仓儿都送给各大公子小姐了吗?”

     幽秦仓优雅的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启禀父皇,儿臣都送了。”

     “嗯。”

     殿内无人敢大声交谈,大家都在小声的交流。幽之擎趴在辛卿的胳膊上,一脸很累的模样,但是他的声音还是传到了辛卿的耳朵里,“本王说过,你走不了。如果你还想的话,大可以再走一次,下一个,就是宁夏宁冬!”

     辛卿惊恐的转眸去看他,但是他此时还是满眼的泪痕,似乎很累的瘫软在她肩膀上,将整个身体的重要都压在她身上。而她没看到的另一边,南沣愤恨的眼神一直盯着幽之擎,当然幽之擎知道,他是故意的。

     辛卿瞪了他一眼,心中不打一处来,凭什么他总是这样胸有成竹!她的突然起身,让幽之擎措手不及,整个人瞬间摔在了地上。四周响起一片轻轻的嘲笑声,虽然很小声,但是辛卿还是听见了。但是她没管,她真的不知道和一个双面人去相处。

     “父皇,父皇~”远远的,人未到,声先行。辛卿循着大殿的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粉红色犹如彩蝶的女人大步走了进来,她的行为举止完全不像是一个公主。而她的贴身宫女们小跑着才进来,一进来就跪在了地上。

     幽之则的脸上瞬间盛满了阴霾,天荣的国法,未出阁却又及笄的女子不能出现在单身男子众多的场合。很显然,这个场合幽兰是不准来的。

     “皇上恕罪,奴婢管不住公主。”其中一个穿着青绿色长裙的宫女颤抖着身子大声的说道。另一个则是浑身震颤,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辛卿这下才知道幽之则在所有人眼里的形象,这也是这些高官以及他们的子嗣不敢大声交谈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她打心里害怕不起来,她不晓得皇威,不晓得权利。只知道,无愧于天地,便不需要跪拜任何人。

     “禁卫军!”幽之则抬手,文官手里的笔蘸了蘸墨水,又准备开始写圣旨。

     突然,一道不起眼的身影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启禀圣上,草民恳请圣上网开一面。”

     辛卿猛然间回头,是他!

     ------题外话------

     (⊙o⊙)…,我回来了。今天首推……。欢迎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