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浮生若现
    幽之则眸光深邃的打量过那道不起眼的身影,抿唇没有说话。

     左浮生低着头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幽兰歪着脑袋盯着他,目光一动不动,他优雅的一撩衣摆,跪了下来,“皇上,她们只是宫女,五公主是天之骄女,她们岂可以阻拦她?这原本就是她们做不到的。草民还请皇上饶她们一命。”

     幽兰冷哼一声,眼高于顶,父皇那么宠她,岂是他能对她说三道四的,她跋扈的说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议论本公主!”

     “草民和公主一样,我是什么东西,您自然也是什么东西。”

     相反,我不是个东西,你也不是。

     辛卿抿唇笑着,他就是这样,嘴上是谁也不饶。

     “你!你还敢还嘴,你……”这是从小到大第一个和她顶嘴的人,她从来没遇到过。以前只要她生气,谁也不敢再说话。因为无论对错,皇上一定会宠着她。

     左浮生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抬起头笑着说道,“嘴长在草民身上,别人说的不中肯了,我自然是要反驳的。难不成长了一张嘴,只用来吃饭?”

     他这一抬头,幽兰几乎快要晕厥了,好漂亮的紫眸。天荣王朝听闻只有冯大将军府的冯太爷爷是紫眸,即便人老了,风采依旧,那双紫眸衬在脸上,显得年轻了十几年。但是太爷爷毕竟老了,每次只能远远的看看,如今这么帅气逼人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幽兰脸一红,忘了刚才的不快,蹦跳着上了台阶。

     她亲昵的挽着幽之则的胳膊,撒娇道,“父皇,兰儿要嫁给他?”

     左浮生听到这一句话,竟然不经意间又将脸抬起,这次,在场的所有人才看到了他的容颜。最让人激动的是冯贵妃,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满眼饱含泪痕的看着左浮生,嘴里喃喃自语,“皇上,皇……”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没有。她不敢相信,世界上除了冯家,还会有人是紫眸。

     幽之则任由幽兰胡闹,却黑着脸沉声看着冯贵妃,“舒儿!”

     冯贵妃回过神来,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她慌忙抹去了泪水,白皙的面庞上隐隐间还能看到泪痕,她低着头眨巴着眼睛说道,“对不起,臣妾失态了。”

     “母妃~你哭了?”幽兰是冯贵妃亲生的,她看到了母妃眼里的泪水,母妃是不是以为自己受委屈了才掉眼泪?

     和冯贵妃同坐在右边的一个粗壮男子忽然站起身来,向幽之则鞠了一躬,声音雄厚的说道,“皇上,臣见贵妃似乎身体不舒服,就先让她回去休息吧。”

     “嗯,也好。”

     冯贵妃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左浮生,她想到了她那年幼夭折的孩子。为什么,老天为何如此不公?她曾经想要为皇上生育皇儿,刚出生便夭折,第二胎便是幽兰,是个女儿之身。她并不是想要生个儿子争夺皇帝之位,只是觉得第一个夭折的孩子死的冤屈。事事都指明是皇后在从中作梗,可是无凭无据,她怎可胡乱指认。还好,皇上对兰儿宠爱有加,让她的内心平衡了许多。

     可是今日一看到这衣着粗鄙不堪的男子,她就忍不住想起了曾经夭折的孩子,如果他还活着,想必也这么大了,一双紫眸绝对艳冠群芳。

     可是……。

     冯将军冯见龙依旧从容不迫的站着,他看到左浮生坐在左相的家族座位上,可是从未听说过左相有一紫眸的儿子,或许……“左相,这位是?”

     左相爷为了表示互相尊重,也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说道,“将军,这位是犬子,因为从小体弱多病,从未出过府。这次想带他来见见世面,犬子不喜张扬,平日里穿着都很朴素。”

     “那他的这双紫眸是随了谁?”

     冯见龙在十八年前就觉得事情有蹊跷,可是事关龙种,他不敢多言,当初舒儿又难过万分,只是快速的将此事过去。不然只会让妹妹徒添伤感而已,可是……

     “随了我的原先二夫人,是北疆的一个普通女子,当时还未来得及迎娶她过门,她在生产的时候便难产而死,她的祖上曾经有过紫眸,因此犬子取名叫左浮生。”

     “左浮生……”冯见龙也不再多问什么,低头喃喃自语。北疆那边确实奇闻异事多不胜数,有紫眸实属常见。或许是他多想了,曾经的皇子确实是死了,他亲眼看见了。

     幽之则宠溺的摸了摸幽兰的发丝,笑着说道,“相爷和将军都坐下吧。”

     左相爷和冯见龙相视一眼,谢过圣恩,坐了下来。这次的宴会来了许多的名门望族,大多都是朝中的权贵,而且全部是男子,女子只是他们的家人以及还未及笄的女儿。幽之则摸着幽兰的胳膊,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问道,“刘尚书,听说你家的女儿昨日刚刚及笄。”

     只见一个穿着官服,身材高大,一副书生气息的男子站了起来,他长得白白净净,完全不像是有了一个及笄的女儿的父亲,古代人都早婚,如今他才三十刚出头。

     “是,昨日臣的嫡女刚刚及笄。”让人不知的是,他的手心里正在冒着冷汗。刘玄青是他最钟爱的女儿,也是众多儿女中最聪明颇有才华的,又是嫡女,昨日及笄,她告诉了自己一个惊天的秘密。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看了幽之擎一眼,原本已经放松下来的幽之擎因为这一眼的缘故,慌忙又伪装起来,靠在辛卿肩上装傻卖萌,周围的人看到他的模样都捂嘴偷笑。

     “哦~朕的皇儿们也都大多弱冠了,该是娶妻的时候了。再过一月便是朕的大寿,朕决定在大寿上赐婚,宴会结束之后,内务府将各大王公贵族里已经及笄的女子和弱冠的男子都列出来,交给朕过目。”

     幽兰等皇帝的话音一落,便扑倒在他的怀里,撒娇卖萌,“父皇,儿臣要嫁给左浮生,左、浮、生!”

     幽之则的眉眼没有变化,但是心情却大为改变,他是把幽兰宠坏了吗?为何这般不懂事。在这么多人面前,竟然胡闹,有损皇家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