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唇舌交战(二更)
    左相爷脸色铁青的朝着上座的二夫人看了一眼,便只见二夫人冷笑着起身,她早就听闻王妃近日来变得伶牙俐齿些,看来她不出马,她不知道相爷在这天荣地位有多荣耀。

     “可不能这么说,我们王爷虽然脑子不灵光,可是不代表他一辈子都会如此,太医也说了,只要多加诱导,王爷也能与常人无异。何况,小孩子不是还需要父母亲严厉的管教才可成才吗?如果处处都不与小孩儿计较,那长大后定然只能成为市井混混,还是说,我们王妃打心眼儿里就不想让我们王爷好起来。”

     她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冷笑的意味,而且怀揣着一种瞧不起南疆来的野蛮人的想法。

     辛卿虽然与她说话,眼睛却一直注视着大夫人的方向,她是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母亲,以前总是在网页上看照片,如今见到活生生的人,她却要离开了,但,“辛卿见过二夫人。”

     “免礼。”

     她像二夫人行过礼之后,便开始说自己想说的话,古代的人心眼多,如果她直接反驳,很有可能会被安上一个长幼不分的恶名,“二夫人说的再理,但是罚可以,灵堂那种地方,况且,荣王府的灵堂如今在位的想必都是相爷的世世辈辈长者,王爷姓幽,二夫人知道代表着什么吗?代表着他生是皇家的人,你们确定要让他去跪拜姓左的祖宗?如果是这样的话,本王妃不如一起跪,本王妃姓辛,姓幽的跪都无碍,我一个外姓皇室也无惧!”

     二夫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拿身份打压他们,高明!左家就是再得宠,失宠也是一瞬间的事儿,此事若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想必有篡位之嫌,可是,今日相爷就是要惩罚荣王,她二夫人生来就是为相爷而生的,“王妃的话严重了,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严惩,还与皇室挂上了干系,分明是小题大做。既然这荣王府,皇上交给相爷打理,自然有皇上的道理,若是我们王爷在你的干扰之下,得不到好的教导,导致错过的恢复的良机,哼。三日之后,皇上要为在外游学归来的小王爷接风洗尘,若是到时候,荣王作为皇叔,在宴会上胡闹乱来,王妃你可要承担所有的责任!”

     辛卿突然有些头疼,为何是三日之后,她可是打算三日之后离开王府的。

     见辛卿不说话,二夫人眉眼一动,不盛欢喜,传闻中伶牙俐齿的丫头,哼,姜还是老得辣,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跋扈到哪里去,但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变了。

     “好,所有的责任,本王妃一人承担!”

     “……”

     这有何惧,那个傻子又不是真的傻。

     二夫人思索片刻,继续说道,“王妃可要想清楚了,两个月前,皇上最宠爱的五公主幽兰过生辰,南疆和葛单都派了皇子和公主代表各国皇上来庆贺,我们荣王可是在宴会上‘大放异彩’,令皇室颜面尽失,皇上勃然大怒,差一点儿就将他流放,若不是远在海华寺祈福的太皇太后派人前来制止,后果一发不可收拾,因为这,相府上下全部被罚,相爷被罚了整整半年的俸禄,如今相府的衣物粮食都有些吃紧,这些王妃都能解决?”

     辛卿的脑子有些懵,脑海中不断回旋着她说的话。这个傻子如此辛辛苦苦的伪装,为何要在那样重要的时候让皇上动怒,她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好了,不要再多说了,来人,将荣王带进祠堂,三日后再放出来。期间任何人不许去探视,否则家规处置。”

     左相爷一声令下,无人再敢说话。辛卿的脑子像要炸开一般,她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竟然浮现出当时宴会的场景,有一位皇子拿着两样东西,让幽之擎选为礼物,一个是用上好的玉雕刻成的玉玺,一个是用屎以及各种淫秽不堪的物品捏造而成的玉玺,幽之擎欢喜的东看右看,竟然用手捏起能捏起的东西吃了起来。皇上气的发抖,一怒之下,要人将他拉出去斩首。

     可是,如果当时选择了那上好的玉打造的玉玺,不也是思路一条吗?反而更能让皇上起疑。况且,她的脑海中还浮现出,当时的皇贵妃从外面哭着跑进正殿,指认幽之擎对她无理,哭的梨花带雨,各国使臣纷纷交头接耳,皇上更为震怒。

     但,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记忆。

     幽之擎被人拖着,宁夏担忧的跟在身后,待辛卿反应过来,她一把拉住那男仆的手,眉眼一黑,抬起脚踹了上去,根本无一丝的犹豫,“哼,今日我在,谁也别想让他去那种死过人的地方。”

     有些事情不说出来,只是为了大家颜面都过得去,并不是不敢说。

     一听死过人,左相爷和二夫人的面容皆变,她还准备继续说下去,坐在堂上的大夫人突然站起来,以一种极其威严的声音说道,“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谁若是还敢喋喋不休,别怪本夫人不留情面。棠嬷嬷,去看看小姐从皇家学院回来没有?”

     她口中的小姐便是她嫡出的女儿,这荣王府最尊贵的小姐,左曳是二夫人所生,虽然是长子,却因为是庶出,依旧低人一等。

     辛卿没有心情过问他们的家事,冷哼一声,拉着幽之擎回别院。宁夏破涕为笑,连忙谢过大夫人,跟着王妃王爷走了。棠嬷嬷也带着人去了大门口,左家小姐的马车此时已经到了大门口。

     一路上,宁夏为辛卿讲解着这府里人的尊卑,虽然辛卿不想听,却觉得知道些比不知道些要强。

     左家的嫡出是小姐,大夫人身份尊贵,是权国公嫡出的女儿,而当初大夫人权心嫁给左相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一个七品小官,凭着国公府的关系,跌怕滚打一路成为丞相,皇上身边最受宠的官员。这府里,二夫人的父亲是京城著名的商人,是大夫人挑选进来的,生育了一男两女,男的便是左曳,庶出的长子,其他的两个小姐,总是跑出去与别府的小姐游玩,二夫人也不管。三夫人生育了一男一女,男的便是王府的三少爷左戈,女儿便是嫡出小姐的伴读,经常陪着小姐去皇家学院学习。四夫人并未生育。

     可辛卿却意外的发现,并没有二公子!为何!

     ------题外话------

     今日送上二更。评论区有人要求的,么么哒。铭玦送上了,希望大家看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