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美男妖怪
    辛卿静静的看着她,不动不说话。似乎时间在此刻静止了,一对生活在不同空间的母女如此相遇,她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各种味道洋溢在心中。酸酸苦苦的,想说说不出。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权心才又缓缓开口,“或许吧,是我认错了。我曾经有过一个女儿,如果还活着,可能有你这么大了。”

     辛卿手指一顿,神色有些惊讶,诧异的问道,“左玥不是你亲生的?”

     温婉静如水的权心缓缓放下手里的绣花,站了起来,似乎在回忆过往的事情,“她,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还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见她第一面,我被怔住了。她几乎和我玥儿一模一样!”即便音调有些起伏,权心依旧面色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

     原来左玥不是她的亲生女儿,竟……不是。

     “行了,我有些乏了,你先回去吧。左田忠是皇上的心腹,你们夫妻的处境本就岌岌可危,以前你总是唯唯诺诺,见了我也是低着头,我从未见过你。今日一见,猛然发现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以后在府里,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我会为你做主,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左田忠又如何?皇上又如何?本夫人会为你做主。”

     一向人情淡薄的辛卿此时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她没有过母爱,从来不知道母亲对于一个人的意义。从权心的院子出来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对啊,能生出她这样霸道跋扈丫头的女人,怎么会是人人揉捏的软柿子。她感觉有温热的东西滑过脸庞,手指摸上去,竟是泪,好想大哭,怎么办?

     边走边想,眼泪流的又快又急。母亲母亲,亲生的母亲在自己面前,她却无法拥抱着她,叫她母亲。

     她没有看路,在王府里转来转去,竟然迷路了,回别院的路在哪里?她看了一下现在所处的位置,没想到荣王府竟有这一大片桃花林,从这条小路望过去,远远的只能看见一间孤独的房间,毅然临立在那里,显得是那般的孤单。

     深秋的天气变幻无常,现在竟慢慢的下起了大雨。雨滴如豌豆般大小砸在她脑袋上,只犹豫了一秒,她便朝着那间在雨中孤独的房子跑了去。

     站在屋檐下,她看了看四周,这里应该没有住人吧。如此想着,她便推门而入。只是瞬间,她便看到一坐在浴桶里的男子瞬间跃起,挑起旁边的白色毛巾扔向辛卿,瞬间蒙住了她的双眼。她一头雾水,无奈扯下毛巾,便看到一个背对着她,背影高大英俊,长长的乌发垂在腰际,他正不紧不慢的系着扣子。

     “难道南疆皇室的教养便是在别人沐浴时破门而入吗?”男子好听的嗓音让人沉迷,却依旧没有转过身来。

     南疆,他没有看自己,如何得知自己是南疆皇室?但也绝不容许别人侮辱自己的教养,“我什么都没看到!”

     “真是不知廉耻!”男子仍然背对着她,但此刻辛卿已经看到他静止了动作,想必已经穿好了。可是他凭什么骂她!

     “你才不知廉耻!”她从来未和别人对骂过,从来都是她骂人,无人敢还口!真是……。

     男子悠悠的转过身来,辛卿瞬间愣住了,紫色的眸,他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配上紫色的眸孔,真是该死的好看!是妖精吧,是不是这桃花林修炼几千年的妖怪!难道这个世间有妖怪这一说?

     男子皱起好看的眉头,这一动作也显得那般唯美,让人不忍移开目光,“我可从来不盯着一个人看那么许久,也不会在偷看别人洗澡未遂之后还说出遗憾的辞藻!”

     什么?!偷看别人洗澡,还未遂?!

     “人?你是人吗?你分明就是修炼成人型的妖怪!”

     紫眸男子浑身沾满了冰冷之气,他慢慢的走过来,逼近辛卿,她竟然呆滞的没有躲开。她那句话一说出,忽然想起葫芦娃里的那句,“妖精快还我爷爷,还我爷爷!”她想象着面前的男子的样子,竟然当着他的面儿笑了出来。

     这是辛卿来到这个世界里第一次如此开怀的笑,笑完之后瞬间冷了脸,她是怎么了?如此魔怔,这个男人绝对是妖怪,不然她怎么会迷乱心智!

     “枉为女人。”他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女人。

     “是啊,我枉为女人,你长这么好看,怎么不去当女人,真是可惜,啧啧啧!”一副惺惺作态的惋惜的姿态。

     两个人四目相对,谁也不说话,似乎在赌气,谁也不服输。辛卿的孩子心性犯了,哼,长得好看也不能骂她!骂她就是找死。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屋外突兀的传来碧珠的声音,“二少爷,请问我家王妃在这里吗?我是王妃身边的婢女碧珠,如今已经将整个王府都找遍了,都不曾找到王妃。才冒昧来这桃花林寻人,还望二少爷不要怪罪。”

     二少爷?左家的二少爷?!辛卿的动作永远比思绪快一步,她瞬间就捂上了左浮生的嘴巴,并且眼神露出杀意,冲他摇了摇头。然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她现在突然不想回别院,看到幽之擎和宁夏卿卿我我,那样还不如留在这里。等天黑了再回去!

     左浮生皱着好看的眉点头,示意她可以把手拿下去了,下一句便是,“你家王妃迷路了,正巧来了我桃花林,你快些将她领走吧。”

     辛卿冰冷的瞪着他,却被他一推推出了房间,而下一刻房门便紧紧的从里面关上了,她只好瞬间变脸,拿过碧珠手里的伞,一同回别院。

     在路上,她心里几乎把左浮生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可是还不解气。

     “我说小乞丐,你别勾三搭四行不行?三天已经过了一天,还剩下两天,你要找人就快找。来勾搭二少爷是什么意思?”

     刚出了桃花林,碧珠便这样说道。她的话说的不客气,本来也是,她只是个小乞丐,要不是她,这王府荣华富贵的日子岂是她有资格享受的。如今享受了一个月,就要赖着不走了是不是!

     看着她,碧珠就觉得生气。生的一副好皮囊又如何?还不是当乞丐的命。

     “我知道我乞丐,不需要你日日提醒!现在,我还是王妃,麻烦你尊重一些,你若是再出言不逊,我不保证你还会向现在这样完好。”

     辛卿不是没脾气,只是她不会无缘无故发。如今这碧珠越来越过分,是不是觉得她很软?哼。

     ------题外话------

     (⊙o⊙)…,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