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被人玩弄
    “出来!”

     左玥大喝一声,眉心皱在一起,显得十分不悦。辛卿无奈,正准备出去。就看见一道粉红色的小身影,突然跑出来,猛然间跪在了左玥的面亲,小小的身子不停的抽泣,“大姐饶命,我……我只是想……。”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左玥冷冷的下命令,“站起来!”

     见地上的女孩儿没有动作,她身边的丫鬟们上前,强硬的将她提了起来,双手禁锢,左玥走上前去,扬起手腕就打了上去,一巴掌似乎还不解气,她连着扇了好几巴掌。

     身后的丫鬟们纷纷拿着上好的药赶紧上前为她擦拭,辛卿看到了大夫人身边的棠嬷嬷,她上前细心询问道,“小姐的手疼不疼,打人的时候可仔细些,别伤了身子。”

     被打的女孩儿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最后被棠嬷嬷罚,在卧室关禁闭一个月不许出门。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走了,辛卿清晰的看到左玥打人时候,眼里特别明显的厌恶。她也不是善茬,但是看到那么小的女孩儿如此凌厉,和自己又长得一模一样,不禁觉得天雷滚滚。

     她反思,曾经的自己是这样吗?好像……是,在剧组,导演和副导演为大,可她总是让他们下不来台,当着所有演员的面儿,只因副导演走的慢了些,被她骂是腿脚残废。额……现在是报应?

     不知不觉,她竟然跟着押着被打小女孩儿的丫鬟来到了鸳鸯阁。看来这粉衣女孩儿是三夫人所生,名叫左白珊。可左玥为何要打她?她又为何要公然挡住左玥的路?

     三夫人面对女儿所受的惩罚,不痛不痒,只是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而左白珊也并未像一般的小姑娘一样,哭着求娘救命。这一切都是那样不可思议。

     辛卿悄悄的躲避着,直到见周围没有了人,她才现身。她打量着四周,虽然都在鸳鸯阁,但这儿明显比较破旧,杂乱,像是……柴房!

     推开门,她将身子蜷缩着睡在柴火上,闭着眼睛,见有光亮照进来,她慌忙起身,却看见了王妃。

     “王妃娘娘好~”

     房顶上落下的灰尘有些呛人,她不禁咳了咳,稳定心神,她问道,“今日,你去找左玥,可是有事求她?”

     左白珊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说。

     “你大可以放心的和我说,若是我有能力帮你,定会助你。”她不是善心人,也不会义务的去帮助别人,除了那个傻子,只是她需要一个人自愿带她出府。

     左白珊在府里这么多年,连自己的亲生娘亲与哥哥都不曾管自己,她又怎会帮她。

     “别多想,我也有事求你,就当是扯平了。我先帮你~”其实她还有一点私心,左玥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都是妈咪的女儿,她犯了错,她竟然生出一丝愧疚之情。

     “我叫左白珊,是大姐的陪读。可前些日子,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惹了她,导致姨娘在父亲那里受了气,大姐也不让我去陪读,鸳鸯阁的银子也全被母亲全部扣下了,如今院里吃紧。姨娘将一切的错都归结在我身上,日日打我。今日我实在受不了了,才去拦住大姐,希望她可以原谅我,可……。”

     可她不问直接上来就打,辛卿知道她的委屈。难怪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对陌生人的警惕,还有一些野心,古代的坏境就是让小孩子很早就失去童真,即便是在家里,也依旧如同吃人的社会一般,让她们难以生存。

     辛卿不知道说什么,这就是成长,成长原本就是痛苦的。她拉着左白珊去了大夫人的院里,在他们的身影彻底离开鸳鸯阁以后,三夫人突然从后面走了出来,她看了眼门外,和身边的嬷嬷说道,“中午做些好吃的犒劳小姐,顺便把我房里的一些首饰也给她送过去,床上还有我新做的几身衣裳。把柴房的门锁了吧,我看着晦气!”嬷嬷退下了,她喃喃自语,“这小妮子越发的会演戏了。”

     大夫人住的是主院,一进到这里,才知道鸳鸯阁有多小,别院有多小,这才是正儿八经的主子住的地方。一排排的房间让人目不暇接,院落精致。

     刚进去,就看见棠嬷嬷从屋里走了出来,笑着说道,“王妃请进,夫人等你多时了!”

     她怎么知道她会来找她?辛卿紧了紧手心,她再一次见母亲,有些紧张,局促不安,她怕母亲不喜欢她。可身边的左白珊却不惊不扰,任由她拉着。

     一进屋,辛卿冷眼扫过屋子里的陈设,颇为清淡,不想三夫人,似乎希望将鸳鸯阁里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摆在表面上。而这里,一共摆出来的没几件,但每一件都是那么细致,让人目不暇接。一看就是正品,世间难得的好东西。

     “辛卿见过大夫人。”

     权心低头绣着荷包,并没有抬头,眉心却皱在一起,她知道辛卿定然会来找她,却没想到,她会带着左白珊。这个小丫头虽然聪明伶俐,但小小年纪心急颇深,她可不喜欢。

     “免礼。”权心依旧没有抬头。

     辛卿也不着急,慢悠悠的说出自己的来意,“夫人,辛卿今日见到大小姐无原由责罚四小姐关禁闭一个月,实在看不过去,特意带四小姐来,希望夫人能……”

     “白珊,你可怨恨你大姐?”权心没有听她说完,直接无情的打断了她的话,问着被责罚的当事人。

     左白珊摇了摇头,无比的虔诚,“大姐才罚白珊一个月,白珊心里对大姐充满感激。”

     “……。”

     权心这才抬起头,一脸冷笑的看着旁边的辛卿。

     此时的白珊继续说道,“母亲,王妃方才说让我来告小姐的状,然后帮我获得母亲的宠爱,与我作为交换条件,白珊不得不从,还望母亲不要怪罪。”

     辛卿冷冷的彻底闭上了嘴,被耍了!她今日是故意挡住左玥的路,也是故意让她看见,可是她们之间远近无仇,她为何要如此设计她!谁都知道,在这府里,惹怒了大夫人,会死的很惨。

     就连刚来不久的辛卿都知道,在荣王府,你可以瞧不起荣王,可以惹怒左相,却不能惹大夫人。

     “母亲知道了,这些银子代我赠与你母亲,你先走吧。”

     “是!”左白珊接过银子,冷冷的看了一眼辛卿,嘴角讥笑,便离开了主院。

     辛卿站着没动,脸色铁青。

     大夫人示意棠嬷嬷带着众丫鬟下去,此时屋里才彻底只剩了辛卿和大夫人两个人。大夫人仔细的看着她,突然问道,“以前咱们可有见过?”

     ------题外话------

     呵,大家没想到吧,一个小姑娘。辛卿可是有仇必报的主,别看她只是一姑娘,照样收拾。对了,好像19:55有些晚了,以后的更新时间改为11:55吧。能打赏了,求花花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