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5.红色初现,身份泄露?
    “轰隆----”

     青色的月光与城堡外天空敞亮的银白,映照在雪原的脸上。

     百无聊赖的用手势指令消遣着的手,在风与雨中飘来的声音下,瞬间被转变为绷紧的状态。

     雪原感觉到了,一个视线正在雨幕后,注视着自己。

     空浮着的右手一紧「韧炼之剑」的剑柄,懒散眼神瞬间锐利起来,然后,紧盯着毫无端倪的白色世界。

     雨依旧在下着,甚至越来越大,不过,雪原却是一次次的触发着『索敌』。

     一般而言,‘有人盯着自己’这种感觉,在‘SAO’里反而比现实中更像是心理学家解释的那样,是一种错觉。

     人们认为,所谓的第六感,是感官已经感知到的微小变化,而自己却并没有主观地去探知。转移到艾恩葛朗特的舞台上,NERveGear事实上输入大脑的感官,也只有粗泛的包括视觉听觉在内的五感。毕竟,茅场这种在软件硬件方面都开了挂的人,也无法对人体进行结构,再将其以数据的方式呈现出来,自然也就不好奢求Argus的其他攻城狮能做到了。

     如此,事实上只接受五感的玩家们在对信息的利用率上,是远远超出平时的,第六感不能说真的不存在了,而是变成了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系统外技能」,是能够被玩家掌握的东西。桐人的「超感觉」就是这种类似‘以精力为代价,强行提升自身对五感的掌控’的技能。所谓的‘有人在看自己’,就彻底的被划入了心理错觉的行列了。

     理性与客观的角度的解释下,雪原却做着以内心的某种莫名的笃定驱使下的事情。

     这种难以言喻的恶寒,在过去的半个月里,已经是第四次找上门来了。

     直觉告诉雪原,有人在窥视自己。而这一次,他,将会在自己面前现身!

     “哎呀,暴露了呢。”

     既像是扮演一个被发现的暗视者,又像是一个正与人捉迷藏的天真少年的声音,由雨幕的另一头传来,白色的水墙上如同被撒上了神奇的颜料,类人的身影洇出,绿色的游标让雪原警兆大起。

     “真是太厉害了呢,本人,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个距离这种情况下被看破哟。按照封测时的经验,你的『索敌』的『技能进阶』应该是选择了提升有效距离......不对,这种程度的话,绝对,是『第六感』之类的特殊技能吧?”

     白色的水之帷幕散开,身高与体格都和雪原几近相同的少年,从中走了出来。仅仅几句话,健谈的形象便首先出现在了雪原的脑海里。

     浸透了他周身衣服的雨水,顺着硕大的兜帽哗哗流下,密集的水滴就像冕旒,遮住了他的样貌。

     料想其来意不善,雪原便没去理会他那像是舒缓气氛的话,而是反问道。

     “Prince-of-Hell?”

     既然笃定对方的来意,雪原就采取了最为直接的方式,Prince-of-Hell,正是『微笑棺木(Laughing-coffin)』的发起者PoH的ID的实意。考虑到牙王的‘ALS’有过改名的‘先例’,不便提及『微笑棺木(Laughing-coffin)』,所以雪原就直接说出了这句话。

     “诶,真没想到头儿又猜对了。明明我的名字不是应该更受欢迎的吗?摩尔提,受欢迎。读音顺序而已嘛。”

     出乎意料的圆滑,整句话除了开头所谓的‘头儿’让雪原悚然一惊,对方竟是丝毫没有想象中的异样或是慌乱。仅就话术方面,确实是个难缠的角色。

     ————嗯,是不算上自己丢失的那部分记忆的,最难缠的家伙。

     “嘛嘛,”

     名为‘摩尔提’的神秘人,仿佛没有注意到雪原的警惕,欢快的语调爆豆子一样的快速说着,“我也知道你这样的大人物是很忙的,可是呐,能不能烦劳你花一点时间听一个人在雨中把他对你的崇敬之情抒发完呢?”

     简直是疯子。

     雪原内心暗骂道,自己两星期前的‘精彩表演’看来是被这家伙学了个透,是不是被看出自己在表演和造作没关系,无论如何,不是想直接打一架或者在雨中落荒而逃的话,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对于一个刻意在发现了我后才隐藏起来的人,恐怕不能说是有什么善意吧?”

     好在,这种喜欢掌控节奏的人,对于旁枝末节反而没那么在意,所以雪原干脆不再假客套,而把敌意摆在了明面上。

     “哈?骑士先生不要这么拐弯抹角嘛,不就是专门来埋伏骑士先生吗,我承认,我承认哦。”

     兜帽少年摩尔提的声音更加爽朗了,飞溅的雨滴间,隐约可见嘴角的笑意,只是脸的上半部分却被更密集的雨水和兜帽挡住,无法看到。

     ————我自称封测者的话,阿尔戈应该不会去出售可能泄露我是不是封测者的情报才对......

     被称为骑士先生,大概就是指雪原的‘Ritter’的本意黑色骑士和套在外面的胸甲了,然而,阿尔戈出售的情报里,等级第一人和‘MTD’的首领,可是面覆狼皮面具的‘yuki’,而不是‘Ritter’。虽然早有身份被窥破的思想准备,但此时,还是太快了!

     “PoH让你来找我做什么?”

     满心的焦躁下,雪原下意识的咽喉,清凉的雨水滴在嘴唇上,勉强抑制住了莫名的火气,不过,却已然没能如刚刚一般镇定。

     “啊哈哈,是这样的,你看,你和头儿相互这么了解,姑且算是朋友吧。对吧,朋友,大家聚一聚,怎么样?”

     PoH想见我?

     雪原有些惊疑不定,不过————

     谁去谁傻!

     “抱歉,这么大的雨,我现在只想等雨变小些回城镇睡觉。”

     『微笑棺木(Laughing-coffin)』是2024年才成立的,但各种各样的疯子在‘SAO’全攻略过程中可是一点也不少,谁知道PoH那里到底有几个人在等着自己?

     在等级制MMO里,等级就是实力不假,但雪原这个第一人和后面的第一梯队差距根本就没有桐人碾压『橙名(Orange)』的时候那样大,论战斗技巧,PoH这个短剑天才跟桐人也是五五开,雪原对自己的水准一无所知,不知道能不能比得上混道上的PoH和练过剑道的桐人,但跟桐人的比试中,雪原能感觉到,能赢,但也是一场鏖战。那么,PoH那不是只要一拥而上自己就交代在那了?

     “讨厌呐讨厌呐,我们又没有恶意,变成『橙名(Orange)』要消除就太麻烦了对吧。”

     少年摆了摆手,像是不在意雪原的敌意,但马上又补上了一句,“不如我们就用封测时期的规矩来怎么样。不是那个low爆了的抛硬币哦,是超co——ol,超时髦的那个。”

     非打不可了吗?

     雪原抿了抿嘴,沉默了片刻。

     “那个,抱歉啊,虽然说,这件事情只是道德问题,但怎么说还是惊扰到骑士先生这个大人物了。我是说,如果骑士先生不介意,我唱完这首歌我就走怎么样,本人,可是超级喜欢唱歌的哦,可惜现在录音水晶还没有掉落的消息,不然我一定要让每个街道都放一个录了我的歌的水晶......”

     “好吧,就稍微切磋一下吧。”

     雪原皱眉打断了摩尔提的喋喋不休,带着火气的说道。

     任谁被威胁都不会有好心情的,是以,雪原打定了主意,要给这个家伙一个教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