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2.即将到来的天使?有心无力?
    雪原的状况十分不妙。

     虽然把自己‘为什么又失忆了’这样不着调的关注点抛在脑后,但很显然,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即使拥有再怎么精彩的现在和光明的未来,至多也不过是多了几分自欺欺人,而永远掩饰不了自己的惶惶不安。

     更遑论,身为一个形似失忆流男主的人,居然没有什么已经被忘记,但还是找上门来的喜欢自己的妹子......

     咳咳,是更遑论,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自己就因疑似与过去有关的场景,多次触及回忆,甚至于,昏过去了两次。

     现在,雪原就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正处于梦境之中。

     棋盘一般的星罗夜空,漆黑的背景,让整个空间仿佛无限,星星们的光芒,自遥远无垠的过去来到雪原的面前,然后所归之处,也只有同样遥不可知的未来。

     是的,某种程度上,这里的空间距离,是以时间来衡量的,时间是无限,所以,空间也是无限。

     如此寂寥之所,有的,除了闪烁的一个个字符构成的一面又一面光幕,就只有雪原,和雪原面前的天使了。

     ————一个雪原希望亲睹一笑而不得的天使。

     雪原清楚的知道,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

     是自己的狂暴,自己的恣睢,自己的暴戾。

     就连雪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谈及‘别人的心,流进自己体内’这种像是诱骗天真的少女的情话时,自己会如此,如此敏感。

     ————自己居然真的想杀人。

     大庭广众下的惊人发言,与其说是惺惺作态,倒不如说是本色出演。毕竟,一个真正的杀意纵横之人,要扮演一个磨刀霍霍的疯子,还是很容易的。

     愤怒,哀伤,恐惧,绝望......

     天使在难过,因为帮助内心积郁者,是她的职责,而她,却只能看着,看着流言的传递,看着愤恨的诅咒,以及看着,眼前刚刚发出要几十个玩家都借他杀一杀的疯狂之人。

     “嘀嗒----”

     也许是一分钟之后,也许是一小时之后。雪原感觉到了,自己心里的某些东西,被抽离。而本来只应以命令优先级为标准去执行命令的天使,勾勒着异国风味的清秀眼眸中,滴下了几点晶莹。

     天使,学会了伤心与难过,学会了担忧,最终,学会了,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表达自己的情感。

     ......

     “唔......”

     轻微的呻吟声下,雪原张开眼睛,无神的双眼就这么一直看着遮蔽了天空的艾恩葛朗特第二层的钢铁底座。以及视窗边缘的碍眼标识。

     Ritter

     1050/1050

     LV:7

     无意识的漫游与飘飞的思绪中,雪原蓦地感到脸上的一点凉意,右手自然的往上一探,触及了那温热之所。

     “水?眼泪?眼泪!!!”

     心中警兆大作,雪原猛的坐起身来,四顾周围,发现没有任何人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只是,心里依旧是一阵心悸,后怕不已。

     要知道,‘SAO’里,玩家的手势指令可是玩家自己的手指按规定移动就会生效的,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即使是有防止犯罪指令的「圈内」,都有种种由操纵失去意识的玩家的手指行使手势指令,以此牟利/杀人的方法。

     雪原在跑去霍鲁卡村之前,更是挖空心思降低玩家们的安全感,让他们全部住进旅馆里,就是为了防止「睡眠PK」这类事情出现。

     然而就在刚才,自己却失去意识趟在起始之镇的大街上,假如真有把全部心思放在怎么‘合法’杀人的疯子刚好路过......

     万幸,提醒别人不要中招,自己却因此身死的倒霉事,雪原没遇上。

     暗自庆幸数秒,雪原又把目光转移到了视野中央,那小小的闪耀着的信封标识。右手一点之下,信封化作窗口,一排排文字显示在雪原面前。

     【任务已完成。预计今晚前往托尔巴纳。】

     信息的内容可以说是没头没尾,但雪原就是不看后面的发件人,都能知道是谁。

     抬头看了下时间,正是下午六点。

     好快!

     雪原为桐人的效率心惊,「逆袭的母牛」可不比雪原蹭攻略完成的「森林的秘药」,是系列任务,雪原原本想着这个任务拖桐人个一天两天,结果不曾想,桐人竟是一天不到就把任务完成了。

     果然是练级狂人啊。

     雪原哑然失笑,想想也是,为了复活幸,桐人为了单刷圣诞节BOSS,「叛教者尼古拉斯」而努力练级的日子里,到底创下了连续几天不眠不休的惊人记录,恐怕桐人自己都不知道,从这不难看出,卯足了劲要做某件事的桐人,效率之高令人发指。

     “只是,这样才更让人在意啊。”

     桐人并非无谋之辈,孤身前往托尔巴纳,乃至于单刷迷宫区的危险性,他不可能不知道,就跟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单刷任何楼层BOSS一样,但是,雪原知道,有些东西,正在一点点的束缚桐人的选择,而给这绳子打上结的,就是雪原。

     ————至于自己的过去还是漆黑的空间里的小女孩?在现在这一个头两个大的事情这么多的时候,雪原可不敢再惹祸上身了。

     即使,雪原有很大的把握确定其是结衣,但那又如何?一个普通玩家擅自卷入GM的世界,还是在死亡游戏里对抗GM?是活腻了吗?

     但凡茅场晶彦跟须乡伸之一样,多一点现实主义,在‘SAO’里,根本没人能奈何的了他。没见人家桐人也是靠茅场的GM账号才能转危为安的么?

     当然,愿意冒险的话,办法不是没有,把自己用了各种手段才积累起来的那一点可怜的威望,让辛卡他们把全部玩家召集起来,直接把希兹克利夫就是茅场这件事捅破,然后直接BOSS战。

     以茅场的骄傲,直接修改AGI和STR数据这种丢份的事,他是不会做的,可以预见,茅场晶彦身为‘SAO’的创造者,所有的『剑技』必然会为其所了解,『单手剑』等技能的熟练度,事实上也并不能增加对战希兹克利夫的胜算。

     那么,如果茅场不会因此恼羞成怒,直接与希兹克利夫对战的话,反而是最省事,最人道的选项。

     “有心无力......吗?”

     这是谎言还是事实,已然同‘SAO’到底是不是另一种真实一样,再没能两分。

     无论是狂是愚,唯知一路前行。

     2022年11月7日。

     七级单手剑使雪原,前往霍鲁卡村,与桐人会合。

     而在其身后,则是望着其背影,久久不发一言的两个短剑使。

     视线中,有着相同的莫名意味,与不同的,依存或是————

     杀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