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4.豪雨,雨夜的‘僵尸’
    “这桐人,绝对是假的!”

     “我居然,我居然为了一个因为一份奶油打算磨一晚上洋工的家伙,跑了半小时!!!”

     对付白色游标的杂鱼,雪原一点兴致也无,完全沉浸在了回忆和竹筒倒豆子般无休止的吐槽中。

     虽然从效率上看,在迷宫区打游标显示为洋红色的「狗头人士兵」和正红色的「狗头人士官」是升级最快的狩猎方式,但在哥德夫利等人和其他封测者已经达到七级左右的现在,如果独占迷宫区的POP的话,对他们的成长却会造成不小的影响,自一星期前雪原偶然意识到这一点后,就果断采用了不断更换狩猎点的方式。

     其结果就是,接近一百人的队伍,紧紧的跟在已知的等级第一人雪原和练级狂魔桐人之后,相信,等第一层楼层BOSS的房间被发现时,一定不会出现‘原本’那样参与攻略的只有小猫两三只,连一个联队四十八人的队伍都凑不齐了。

     不得不提的是,雪原那诡异的等级已经被‘SAO’里目前唯一的情报商阿尔戈探知,并卖了个不错的价格,过去的一周里,全艾恩葛朗特都在讨论雪原的升级方法,雪原在哥德夫利等人的忠告下,不得不躲到「圈外」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而桐人虽然没说什么,但雪原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那天气一好就跑到景色好的地方睡觉的悠闲劲在一点点消失,直接的表现就是,每次见面时被糟蹋得乱七八糟的柔顺黑色短发和他无神的深邃黑瞳外,一圈清晰可见的黑眼圈了。

     如果不是桐人对自己的态度前后并无多大改变,仅仅是因为接触增加慢慢熟络起来,雪原甚至怀疑,这个神出鬼没,情报收集手段匪夷所思的情报商,是不是连自己是假的‘政府人员’都察觉了,只是碍于大局,不去点破而已。

     不管怎么说,身份的特殊性和等级制MMO里等级的绝对压制性下,雪原可谓是风头无二,权势与实力加持下,隐隐有还未登场的希兹克利夫在之后的艾恩葛朗特第一人的势头。

     当然,此时,这种数据的堆砌还没能让所有人感受到其带来的影响,所以雪原倒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像亚丝娜那样被强势围观,玩家们对游戏里的实力与权势加以承认,也是游戏已经进行了两年,完全攻略尚且遥遥无期的时候。

     “哗啦啦----”

     如是不着调的边狩猎边走神着,幽暗荧光中便飘来一阵阵雨丝,在晚秋凄冷的夜风中混杂而至。打在脸上的冰凉,让雪原瞬间清醒,忽如而至的秋雨在‘SAO’里雪原还是第一次遇到,以至于雪原感到几分手足无措。

     ‘SAO’的攻略过程战斗不可避免,刀与剑交织的乐章,更像是庄重而紧迫的协奏曲。

     以精诚之协作,击杀强力的守护兽,努力朝城堡的最顶端迈进。

     攻略是目标,是荣誉。所以,玩家与玩家之间,玩家与NPC之间,都可以竞争,都可以合作。一如协奏曲其名一般的竞争又协作。

     然而,这也只是也仅仅只是‘SAO’身为世界上第一个完备的假想世界的一面而已,更多的生活气息,被掩盖在了生存与抗争之下,以至于,整个艾恩葛朗特,只有桐人一人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真实’。

     艾恩葛朗特的夜雨,驱赶了数据里最后一丝对温度的约束,想来,这场雨后,气象设定中的气温参数,会跳跃式的降低到玩家们恨不得窝在屋里不出门的程度吧?

     过去一个月里一直在悄然变化的气温,随着这场豪雨的到来,如松开了锁链的凶顽鬣狗,恼人的不断侵蚀着残存于雪原假想体表的最后一丝温度。

     ————彻底的分开了呢,两个世界。

     好容易跑到了一棵大的不像话的橡树下,罗盖一样的枝叶为雪原提供了极佳的避雨处,看着随着雨势增大愈发纯白的雨幕,雪原想道。

     在雪原看来,这样的暴雨在Cardinal-System的气象设定里应该也是极为少见的,不然以艾恩葛朗特好到犯规的环境,雨季或者说夏季的降水量甚至可能让玩家们连续几个月都无法狩猎和攻略,这不仅会让玩家攻略热情降低这么简单,无限化拉长的攻略进度,除非茅场真的想把一万人永远困在这个世界,不然,是不会出现在‘SAO’的气象设定里的。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强大虽然只是数据的堆砌,但‘感冒发烧’这件事在这个实体化的世界里,却是不分属性的,AGI和STR数十倍于其他玩家,符合事先设定的算法,也会患上这个世界唯一被设定的疾病。如此,自然就不可能有人冒雨去狩猎还是其他什么了。

     好在,没有「魔法」的艾恩葛朗特,Cardinal-System似乎把一切跟「魔法」沾边的元素都进行了约束,至少,雪原不必担心身后为自己遮风挡雨的橡树,什么时候又成了避雷针,而自己在「生命之碑」上的名字旁边被标注上「雷击」的字样。

     橡树的枝干完好的遮蔽了天空倾泻而下的雨,哗啦啦砸在地面的水滴把浮于地面的尘土溅射而出,给玩家们通行的林间小径很快就变得泥泞起来。彻底让雪原失去了冒雨回城镇的心思。

     “这么大的雨,还在狩猎?”

     如某些人掏出裤袋中的手机一般熟练,雪原下意识的将右手下划,唤出了系统指令的窗口,轻轻点开好友列表里孤零零躺着的‘kiriko’,看着地图追踪上在盘桓和游荡中有规律的移动着的游标,雪原微微皱眉。

     抬起手刚想编辑消息,但念头一转,雪原便放弃了,某种意义上,桐人和亚丝娜一样都是十分固执的人,有劝说他的功夫,还不如多点耐心多打几个MOB,权当药钱给桐人送去......

     雨势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大,楼层间隙外的广阔天空不断轰然鸣闪着,作为照明之用的幽蓝荧光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唯有时不时的爆鸣下带来的空白,才能短暂的驱赶那渗人的黑暗。

     ————雷鸣的暴雨夜,会不会走出一只僵尸?

     明灭不定的视觉里,雨似乎下的更大了,无事可做的雪原莫名产生了一个令自己啼笑皆非的想法。

     好像,有个叫《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真的有这么个场景吧?

     百无聊赖之际的雪原就这么想着,一个人影就如由雨幕中渗透出来一般,显现出了身形。

     “哎呀,暴露了呢。”

     雨中走出的‘僵尸’,这么说着。

     而雪原,则在这句话之后,提剑的右手反射性的一震,涣散的眼神一凝,杀意油然而生。

     雨夜的‘僵尸’不是来戏耍,而是带着其他目的而来。

     或者说,为了杀他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