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3.系统:你的外-挂已上线
    黄昏,海鸥声回荡的沙滩和夕阳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海水构成了一幅梦幻十足的画。

     雪原和樱满真名并肩站立,身后的影子被海天相接除逐渐消失的残阳拉长,在樱满家住宅二楼的平台上留下了两个交互的人形轮廓。

     西式住宅前的空地上残留着的痕迹正被一个个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士兵清理着,一台台『人形兵器(End-rave)』在来回地将一棵棵倒地的树木搬走,而地上的散落枝叶和紫色结晶碎片则是由专门的车辆进行处理。不过,随处可见的坑洞和翻飞的土块以及像是被魔鬼的镰刀收割一次的树林无不向这些『抗体(Anti-bodies)』士兵诉说着战斗强度之大,雪原能够从他们的表情和口型中看出他们的惊讶。

     雪原看着地平线上远去的红色身影,已经冻结了一天的面孔久违出现了愉悦的面容。小手被樱满真名的右手环握在内,感受着传来的温度和柔软,雪原的思维渐渐发散,回到了十分钟前......

     ......

     混沌静止的心之世界,血红色的结晶与紫色的结晶柱静静地对立着,恍若世界就是如此。

     将“圣子”的『虚空(void)』尽数取走的雪原被其产生的强大基因共鸣完全结晶化,『默示录病毒(Apocalypse-Virus)』在这一刻的繁殖本能已然不是『虚空基因组(Void-Genome)』所能够压制的了,由左脸开始蔓延的结晶一瞬间就将雪原覆盖在内,成了一个结晶柱。

     “咚咚----”

     被雪原的『虚空(void)』取出的不只是『虚空(void)』,还有“未来(yet-to-come)”身上的病毒,本来雪原是可以使用自己的『虚空(void)』将两者分开的,不过在强基因共鸣下雪原的结晶化根本不可避免,在这种情况下,“未来(yet-to-come)”的病毒反而能为雪原带来一丝生机。空虚至极的空间里开始回荡着心跳的声音,其来源,赫然是将雪原覆盖在内的紫色结晶柱。

     “嗡----”

     相对着的血红色结晶与紫色结晶柱同时鸣动着基因共鸣声,微微的颤抖让一些碎片从完整的结晶上簌簌落下,本是死物的结晶上生的迹象越来越明显。

     紫色的结晶再次疯长,紫色的结晶柱开始变得规则起来,并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结晶茧。

     “咚咚----”

     紫色的结晶茧在传来的心跳声,彰显其为生者的本性无疑。

     “咔----咔----”

     血红色的结晶上出现了裂纹,而紫色的结晶茧亦是开始片片碎裂,雪原面部的结晶落下,睁开的瞳孔虚无感更胜之前。

     与进化和淘汰无缘,拥有着美丽而坚韧但却没有人类自诩的“理性”,蕴含于体内的结晶并非死物,而是带有野性的拥有生命的存在。

     “从今天起,‘未来’之名由王取代,并为人类送上‘未来’。”

     ......

     银白色的基因线条回归卡萝尔的身体,灵魂几近崩溃的卡萝尔算是从罗生门前倒转回来。

     感受到自己的灵魂被稳固下来的卡萝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小男孩。

     “我们的孩子......”

     “如你感受到的那样,小家伙可以来到这个世界了,虽然我喜欢体验到各种情感的极致,可是如果只有哀伤的话就不好了。”

     雪原惬意地环抱后颈,对着卡萝尔说道。

     雪原心情确实不错,“圣子”回到了卡萝尔体内,卡萝尔灵魂稳固,不用死了,而收获了数个强力『虚空(void)』同样有了把斯库路吉救活的能力,圣物本身带有的强大力量就更不必说了,用系统的话说就是“你的外-挂已上线”。

     『朗基努斯之枪(Spear-of-Longinus)』,是沾有耶稣鲜血的圣物,朗基努斯为一人名,是押送耶稣基督前往橄榄山行刑的狱卒。为了确认基督是否已死,朗基努斯用长矛刺入基督肋下,长矛被救世主的血肉包围。

     圣枪拥有圣物与魔物两个完全反转的属性。

     身为魔物时,拥有弑神的威能,本身带有的腐蚀万物的属性完全可以看作是变种的反物质武器,在《亚瑟王之死》中,巴林爵士(Sir-Balin)曾经在圣杯之城(Carbonek)将其拔起,并向该城城主费雪王(Fisher)发出了“灾厄一击”(Dolorous-Stroke),这一击不但使整座城堡崩坏,甚至将周遭一带都变作了草木无法生长的贫瘠之地。费雪王受到了无法痊愈的重伤而败走。

     身为圣物时,枪尖沾染的圣子之血拥有救世的能力,在圣枪的故事里,圣子之血让失明的朗基努斯奇迹般的恢复了视力,而在《亚瑟王之死》中,上帝选中的圣杯持有者加拉哈德爵士(Sir-Galahad)使用枪尖的圣血将之前那位悲剧的费雪王治愈。

     以“未来(yet-to-come)”留下的言语可以对圣枪威能进行加持。

     “----而有一个兵卒,用他的枪刺入胁下,从那里流出了血和水----”

     『圣杯(San-greal)』,相传为耶稣受难前的逾越节上,圣子在遣走犹大后与其余11个门徒所使用的葡萄酒杯,耶稣吩咐门徒喝下杯中象征着他的血的红葡萄酒,借此创立了受难纪念仪式。

     与圣枪一样,『圣杯(San-greal)』同样拥有两个模式。

     身为魔物时,邪异无比的『圣杯(San-greal)』中可以召唤出基督的大军(晶体蝗虫),其典故出自圣经启示录(Apocalypse,也即是前面的默示录)中七个吹号角的天使的异象。

     “----第五位天使吹号了,一颗星从天降下,并用无底坑的钥匙开了无底坑,一阵阵浓烟从坑中冒出,遮天蔽日;一群群蝗虫随着浓烟涌出----”

     身为圣物时,『圣杯(San-greal)』在某些拥有魔力的世界可以看作是一个巨大的魔力来源,其内部盛放着的圣人之血拥有与圣枪枪尖的圣血一样的功效。

     “----汝等,都应饮此杯。此乃我契约之血。为赦免天下众人之罪而流下----”

     以“未来(yet-to-come)”留下的言语可以对『圣杯(San-greal)』威能进行加持。

     『圣剑杜兰达尔(Durandal)』,出自中世纪欧洲叙述诗篇《罗兰之歌》,其中镶嵌着圣彼得的牙、圣巴西流的血、圣丹尼斯的头发和一片圣母玛利亚的衣服碎片等一系列的圣遗物,因此这把剑也有着“天使之剑”的别名。同时其剑身无法损毁,并拥有斩断万物的能力,能力上限未知,但是据系统说,可以用系统的能力对其能力上限进行提升。

     “----我不妨拔出杜朗达尔大战一场,金子做的剑把将会沾满鲜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