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8.强化欺诈,塔兰包子
    “所以所谓的桐人被打掉半身,就是他的剑被骗走了?”

     艾恩葛朗特第二层,乌尔巴斯,酒馆。

     雪原一手倚靠在酒吧吧台上,视线则微微发散,显得有些局促。

     说到底,被当人渣这种事情,摊到谁的头上都会让人为难啊,更何况,还是一个近乎明着说喜欢自己的女孩,在一系列不可描述的巧合后,被当人渣。

     ————雪原死也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的矫情才让这么多的巧合导致了如此后果。

     “这......难道不是重要的事情吗,如果桐人是第一个察觉到受骗的人的话,参与第一层攻略的两个联队中,就有一个联队半数人员失去战力。”

     ‘鼠’特征性的鼻音一起一伏,好算是给了雪原接受到那微不可察的声音信号的机会。

     “你的担心,恐怕不是没有道理。”

     谈起正事,雪原终于放下了自己和阿尔戈那点小事,正色说道,“我们公会从一开始就投入了不少资源培养了不少职人玩家,封闭的体系,看来也把庞大的玩家数目该有的敏感度削弱了很多啊。”

     雪原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要用‘MTD’拉仇恨,当然就不可能在什么地方受制于人了,圈了足能形成一个小社会的人在自己手下,即使狩猎的玩家没有怨言愿意养这么多人,让他们闲着对雪原来说也是不能接受的,资源浪费尚在其次,漫无希望的等待,扩大到数千的人群,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所以与其说‘MTD’的敏感度降低,不如说是有选择的特化:

     不愿意被管,‘MTD’也管不到的,干脆就不管了。

     已经揽到手,‘MTD’实际控制之内的,就一点也不放松的死命揽着。

     很不幸,这回让桐人着了道的,正是‘MTD’放弃的,在倒三角式的社会结构里,处于上端的精英玩家群体。

     ————『传说中的勇者们(Legend-Braves)』。

     “老实说,我对‘LB’这群人,还是挺感兴趣的。”

     如是说着,雪原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有头绪了?”

     雪原为独自玩梗而发的笑意,落到阿尔戈的眼中却成了过去雪原惯有的开场,至今仍为与雪原僵硬的关系苦恼的‘鼠’倒是乐得用公事为借口把自己的不耐撇得一干二净。

     “不,对于他们怎么做,我是有想法了,只是,还需要一些理论的咨询。”

     雪原不动声色地拉开距离,一手抬起遥指酒吧的大门处,说道,“希兹克利夫先生,这回麻烦你了。”

     话音方落,一个高大的身影便由酒吧的大门处涌入,贤者一样的气息,在周围人的眼中,他的行动似乎都难以用常人的‘走’来形容,于是,骚动的酒吧里的气氛陡然一滞,继而再次沸腾中,希兹克利夫「滑」了过来。

     “你......你你......”

     阿尔戈的表情无复惊讶,‘鼠’短小而娇弱的肢体缠上雪原的脖颈,两人适中的距离瞬间拉进,“你怎么会认识他!?”

     亚麻的外衣摩擦着雪原的脸,给阿尔戈暧昧的动作降了温,少女的轻柔气息顽强地钻进雪原的神经中,雪原还是在其中找到了不对。

     “这次是多少?”

     NERvGear模拟的心跳破表也似地疯狂飙升,雪原强自镇定起来,企图把事情转移到刚刚的微妙平衡中。

     “诶!?”

     在雪原视角无法触及的地方,阿尔戈的脸色亦是有如蒸熟的蟹,但在情报商人长期无节操的面目下,尚能勉强支撑自己冒失的举动,“十、四万珂尔。”

     “四万?”

     双手无意识地快速抓了几下,不俗的STR使雪原最终把自己的头拔出了阿尔戈的柔弱上肢,狐疑出声,“这个要价,一点也不符合你的风格啊。”

     希兹克利夫的价值,雪原是再清楚不过了,别说他提前出世,钻了PoH洞破的攻略组漏洞,拉起了由复数位强力剑士组成的‘KOB’,他开始用来忽悠人的Argus工程师的身份,以其对‘SAO’无所不知的博闻,价值势必不会低于『额外技能(ExtraSkill)』:『体术』。

     “哼,即使我是商贩之鬼,也讲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道’啊。”

     阿尔戈黄褐色的眼眸瞪向雪原大声抗议道,使得雪原只能以沉默回应,转身迎向到来的希兹克利夫。

     “好久不见,希兹克利夫会长。”

     “好久不见,骑士阁下。”

     两人用平滑的语调寒暄了一番,在融洽的氛围中,来到了早已预订好的餐桌前。

     一星期左右的时间,希兹克利夫就凑齐了一直深为雪原吐槽的红底白边常服,得亏是日常会面,雪原相信,参与攻略的希兹克利夫配备的全套红色骑士甲,自己这个全身东拼西凑,风格全然不搭的‘黑色骑士’,怕是要爆炸。

     乌尔巴斯的酒吧是Cardinal-System在艾恩葛朗特的诞生中为其设置的特色,西部风情的荒原与遍地的野牛系MOB同西幻式的勇者斗魔王背景,在酒吧这一元素的中和下,不虞有异,至少对气氛有如机械那般执着的希兹克利夫很是享受这种和谐的融合。

     “那么,为了这星期『血盟骑士团(Knights-of-the-Blood)』的发展,干杯。”

     右手不顾阿尔戈的反抗强硬擒着‘鼠’躁动的小手,两厢坐定后,雪原举杯道。

     “哼哼,酒精味的饮料哪来这么高的性质。”

     阿尔戈不满地嘀咕着。

     “这方面还要多多感谢阁下才是。”

     希兹克利夫的礼节无可挑剔,面对雪原的邀请,毫不犹豫的用盛着冰水的木质马克杯完成了象征意味的碰杯。

     “我们大家的时间都不多,我就长话短说了,希兹克利夫会长,我的用意,你应当十分清楚了吧?”

     雪原嘴角笑意遮之不及,怎么也掩饰不住,艾恩葛朗特对于茅场晶彦来说,简直就是顽童的玩具,能让他不这么严谨地

     做某件事情,也是为数不多能作弄这个游戏的实际掌控者的方式了。

     “是的,虽然我有对我的团员分发我在‘那边’工作时总结的注意事项,但还是出现了武器被骗走的现象。”

     虽是说着不利于自己团队的消息,雪原却没从希兹克利夫的脸上找到一点不好的情绪,只见他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那么你现在能推测出他们的手法了吗?”

     雪原对希兹克利夫的话略有不满,自己把希兹克利夫欠下的人情债轻易使用,希望得到的可不是这样的东西。

     “准确的说,直到你委托我调查的那一刻,我才完全理清了诈骗团伙的手段。”

     这一刻,希兹克利夫黄铜色的瞳孔终于有了波澜,“毕竟,强化欺诈是MMORPG里最古老的骗术之一了,装作强化失败而导致武器被破坏,或者转而将强化值低的道具返还给客户。只要确定了目的,使用什么手段对我来说也只是操作手册指导下的事情,变成从脑海中一个个回忆而已。”

     “而这个过程中,阁下的存在,其实在一方面提醒了我,又在另一方面误导了我。”

     “哦?没想到我居然做出了开发者也想不到的事情了么?”

     雪原戏谑出声,对希兹克利夫话里的机锋浑不在意。

     “也许吧。”

     饶是脸皮再厚,现在才开始cosplay没多久的希兹克利夫在别人面前提及‘那边’的自己,依旧难掩异色,“茅场把游戏规则变成死亡游戏,阁下又迅速地在无序的荒地里建立的一个新的秩序。”

     “以至于我都忘了,在死亡游戏里,是不应该存在纯粹的职人玩家的。”

     “没有单纯的职人玩家吗......”

     雪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而说道,“这确实是一个同我的委托价值相当的情报。”

     “那么,”

     拍了拍手,斜刺里的余光恰巧瞥见一个挂着幸福笑容的小脑袋,“既然事情解决了,那我们就开始正题吧。”

     “我很期待。”

     希兹克利夫礼节性地笑了笑,随同雪原的目光望去,旋即瞳孔一缩。

     “爸爸,包子。”

     日夜相处中听惯了的轻柔音色,带出了抱着包子来到众人身前的少女幸福的心情。

     “谢谢了,结衣酱。”

     雪原发自内心地一笑,为结衣送上了她最喜欢的摸头杀,空出的手给阿尔戈和希兹克利夫一人递了一个包子,“塔兰的特色,塔兰包子。我女儿专门为我们买的午餐哦。”

     “信你有鬼,”

     阿尔戈翻了翻白眼,先于还在发愣的希兹克利夫朝手中热腾腾的塔兰包子一口咬下。

     “滋————”

     水流的轻微鸣响下,细长的晶莹流落在阿尔戈的颈间,奶油般的白色粘稠流质物溅射到了阿尔戈的脸上,紧接着,只听未及清理自己身上极易让人误会的痕迹的‘鼠’尖声问道:“塔兰包子!?”

     “嗯,塔兰包子哟。”

     淡定地在留影水晶上完成了操作,带着莫名笑意的雪原肯定地答复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