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5.Lost-Xmas(16):手段齐出,逝去的过去(Past)
    “以人类之身,代行神之权能的新人类。”

     Daath的神棍坚定地认为,自己以有限之身追求的无限,是真正的全知全能。

     雪原从一开始对他们的理论就是持否定态度的。并不是因为自己是利益相关方才有的态度,而是一个逻辑正常的人进行的推断。

     包括自己的父亲樱满玄周的研究在内,一切的进化进程都是在有限之内的,如果真的按照Daath的类似神学的观点,这一切以有限追求无限的过程将在根本上背离所谓“神”的路。

     在旧约里面,人们会惊异地发现,亚当和夏娃吃善恶果的举动触怒了上帝,而所罗门向上帝求智慧,上帝却十分高兴地将智慧赐予所罗门。前后的反差简直不像是同一个体。

     抛开科学地去理解的话,其实就是一个有限与无限的区别。

     善恶果将人的智慧和理性作为判定善恶的依据,让人由过去的以神的善恶观为标准变成了以自己的智慧和理性去判断。这是由根源上将人与神分隔,因为在过去,人的行为由神判定,所以人是近神的,是无限的;所以,将自己的理性与智慧作为标准自然是谬误,是与神的隔离,是罪。

     由此看来,已经可以是十分不负责任地去说,樱满玄周的研究,是遵循神的意志的,根本上符合神所规定的路的。而Daath则以自己走过的路去规定别人的路,把自己的有限当成神的无限,自然是根本的谬误。

     【可是,你现在在做的不就是跟Daath的人做的一样的事情么?】

     雪原疑惑出声,系统的异动让他不安,然而自知主动权在系统手中,雪原自然是优先搞清楚系统的目的了。

     【不一样,我们是处于这个时代的人,在进化的选择上天然就有优先的解释权,Daath的违法就是我们的合法。】

     系统不知处于什么目的解释道,【现在看来,是压制不下去了,接下来就全靠你自己了。】

     【什么......】

     “----我是阿尔法,我是欧米伽,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知全能者。----”

     基因的螺纹升腾着,加诸于世人的苦难汇聚于雪原的头顶,被收回的『虚空(void)』再次闪耀出心之光芒。

     “嗤----”

     光芒散去,微不可闻的入肉声中,深入灵魂的刺痛让雪原颤然出声,荆棘的冠冕开始行使其职责,见证新人类的诞生。

     在耶稣被罗马当局逮捕将要处刑的时候,为了讽刺他,士兵以荆棘为冠冕,将荆棘刺进他的头,并说:“恭喜你当了犹太人的王。”

     黯淡的光芒萦绕其身的冠冕,正是『荆棘王冠(Guilty-Crown)』。灵魂在颤抖,雪原感到自己的灵魂在害怕,那是生者对于其背反面的抗拒。

     【我会死么?】

     雪原压下灵魂深处的刺痛感,向系统问道。

     【不打算问为什么这东西跟“原本”不一样么?】

     系统仿佛没有被波及,秉承着一贯的古波不惊反问道,【那孩子(Yet-to-come)的『虚空(void)』是你的背面,以你的心意变成这个样子应该没什么奇怪的吧?至于其他的,等一切结束再向你解释好了。】

     “----Ring-a-ring-o'roses----”

     附有某种规则的话语轻吟而出,天启的炽热光芒驱散了冬夜的寒冷,头戴荆棘冠冕的雪原手中,出现了一个可视的炽热光环,神圣的气息由形似刃环的武器(void)充斥着整个空间。

     视线被可以感触地扭曲,天启一般的异象随着光圈的旋转愈发惊人,紧接着,光圈在旋转中,二分四,四分八。

     十六,三十二......

     似有无止境增加之势的光环在不断增加中环绕雪原高速的旋转着,化为一个更大的环。继而蜂拥着袭向那台巨大的钢制异形。

     “哒哒哒----”

     帕斯特似乎在刚刚同『大卫弹弓(Hamesh-Avanim)』的对轰中消耗过多,此时竟也没能催发基因组的力量,异形巨大的翅膀上的六个空洞上光芒暗淡,只得抬起机关炮以弹幕防御袭来的光圈。

     然而没有雪原操控的光环灵活不输于之前登场的紫装舞者,如狩猎中的鬣狗在骤然来袭的弹幕前一哄而散,在划过精巧的弧度后,遍及天幕的光环再次向脱力的巨兽袭来。

     “好痛好痛好痛----”

     似是孩童的声音占据了这个原本静谧的街道的所有,虫形的机体对迫近的光环毫无办法,只得任由坚固的装甲被小刀切黄油那般顺畅地切开。

     “砰----”

     不堪其扰的钢制异形猛地一蹬地面,在地上开出一个坑洞的怪力把巨兽带向了头顶的方向,毁城的怪物,面对光环出人意料地逃跑了。

     “呜----”

     然而巨兽的挣扎显然是徒劳的,鬣狗的狩猎还没有结束,急速转向让光环的四周为之扭曲,改变轨迹后的光环直向巨兽追去。

     “轰轰----”

     如专营腐食的秃鹫,司掌杀戮的天使破空而至。帕斯特的挣扎到了极限,伸展而出的双翼在天使光环即将到来的时候,猛然迸发出刺眼的光芒,满目的火光吞噬了可视的世界,原本逞凶的天使光环在基因组力量面前犹如奶糖一样被渐渐融化。

     “----Pape-Satàn,pape-Satàn-aleppe----”

     【我问你,你内心可曾愤恨,可曾苦闷,可曾希望免除这苦难?】

     【呵,同样感受着这**的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未免太没诚意。】

     危急时刻爆发出灵魂中最本质的力量的帕斯特在赞颂这自己的神,而系统则对天使光环的毫无建树视若罔顾,对着全程看戏的雪原发问道。而雪原,却是按下心中的悲怆,强硬地转移了话题。

     “----我父啊,若是可能,就请将这苦难的圣杯由我身移去吧----”

     帕斯特对基因组的强制催动在某种程度上已然将三个同一灵魂的怪物开始分离,而系统要做的,便是将这个出卖灵魂也要保护孩子的可怜女人杀死。

     “----而有一个兵卒,用他的枪刺入胁下,从那里流出了血和水----”

     “未来(Yet-to-come)”以灵魂相授的言灵中蕴含的神圣实质化地显现在这圣夜,梦幻的人心至理与无形的咒杀世人之罪并行交织。

     “砰----”

     轻覆于地面的白雪被爆发的力量震起,爆发性膨胀的力量由结晶注入雪原的体内。雪原夹着圣枪,以标准的夹枪冲锋姿势彗星般的刺破天空,直取以基因组的力量滞留在天空的帕斯特。

     此枪,赋有着雪原的所有威力。

     此枪,贯彻着雪原的所有意志。

     此枪,带有着雪原的所有思恋。

     汇聚了一切的一切,心与力与技被完全统合,全身与全灵并为一体的一击!

     “轰----”

     长枪刺入了异形的躯体,反转的圣枪像极了活着的异端,一点一点地蠕动着,没入了机体的内部。

     “----集,不要......不要再哭了......保护----”

     贯穿与搅动进行着,巨兽的外壳被打开,内里的一切在头戴荆棘冠冕的人王面前显露无疑。

     “----谨受此杯,领受圣罚----”

     【母亲的心,进入了我的体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