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3.Lost-Xmas(14):圣迹,礼物
    “----吾将击汝,以取汝首级。----”

     沟通灵魂的圣言由暴君之口轻吟而出,心灵的光芒再度溢满怪物们的视界。

     “----今日,将腓力斯人之军势残骸交予天地鸟兽,令世人皆知以色列之神!----”

     散播着不详的银色布帛,被银白吞没,在时间轴外的怪物的呼唤下,向着圣迹转换着。

     耀眼的心灵之光散去,一个造型奇特的『弹弓』出现在雪原的手中。

     在传说中,古代的以色列曾被腓力斯人入侵,腓力斯人军中的一位名为歌利亚(Golyat)的巨人与以色列军队大战四十天,无人能敌。

     而在以色列军中,则有着一位勇敢的牧童,在腓力斯人的骂阵中出战,以小小的投石弹弓击倒了歌利亚(Golyat)。

     这《圣经》中在大卫的笃信下击倒歌利亚(Golyat)的投石弹弓,就是雪原手中『弹弓』的传说原型。

     如同苍鹰展翅般地人半弓臂,对敌的前端则铭刻有玄妙复杂的神纹,而后端的弓弦虽然并非必要,却不失圣物应有的气势。当然,说是『弹弓』或是

     『弩炮』,其实都不恰当,假托大卫对战巨人(Golyat)而现世,名为Hamesh-Avanim的『虚空(void)』的攻击方式,其实是前端一个像是炮口一般的开口。

     “嗡----”

     湛蓝色星光般的光芒,在雪原意念的引领下汇聚于『大卫弹弓(Hamesh-Avanim)』前端的“炮口”,被世界所抛弃的怪物,在将他内心的意志,具现于现世,以此行使不为世界所容的伟力。

     ————怪物的意志凝聚于此,光芒的彼端便是世界的边缘,所有世界的始源。

     “嗡----”

     在刚刚以狂暴之姿将整个六本木没于火海的异形嘶鸣着,怪物们的内心像是被杂乱的电波覆盖的频道一样,阵阵的嗡鸣便是怪物们畸形的『歌』。或许这难以辨析其内容的声音片段,正昭示着怪物们的本质————

     怪物与人无需交流,怪物与怪物亦无需交流......

     怪物,从来就是孑然一身......

     天灾在酝酿着,在大街的两端,名为“过去(Past)”与“未来(Yet-to-come)”的怪物遥遥相对,银白与湛蓝两色的光芒分别在怪物们的身前凝聚,就像是两个即将碰撞的风眼,两者的气势在对峙中不断攀升着,直至某一瞬间,男孩玫红的瞳孔越过巨大的弓臂,在半空中与钢铁异形的视线对接......

     “轰----轰----”

     两道相对的辉光在男孩冷冽的目光与异形审视的目光中轰然相碰,毁城般的巨大威能势如破竹地摧毁着能毁灭的一切,四荡的激波将沿街的所有建筑都轰为齑粉,至于里面的幸存者的命运自不必赘述,尽数死于怪物战斗的余波之中。

     “轰轰----轰轰轰----”

     以心灵聚集起来的力量在剧烈地相互消耗着,遍及整条六本木主街道的大火都被因此席卷而起的狂风吹灭,若是此时由高处俯瞰六本木的话,入目的一定是白色的世界,而若是以十年后的器材对此时的六本木进行检测,突破天际的反常基因组反应数值一定会让研究人员为之战栗。

     如果说,继承了樱满真名最大的灵魂碎片的楪祈,在“原本”剧情开始时的基因组反应数值为3000点,以这样的数值足以轻易做到单兵对战『人形兵器(End-rave)』的话,那么此时任何检测设备在检测的时候都会瞬间宕机的逆天数值,能做到的,便是毁灭。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毁灭,而不是像被广泛用于各种比喻的意思。雪原跟帕斯特对『虚空基因组(Void-Genome)』力量的极致催化,在碰撞中沟通了边缘世界,被攻击所波及的话,就意味着淘汰,如同过去的世代被淘汰的万物一般,永远地脱离时间轴,在永寂中迎来终结。

     “簌簌----”

     在两道激光般的光束进行了不知多少次碰撞后,在对峙中积蓄下来的能量终于耗尽,寂静再次回到了这个已然变为地狱的街道,漫天的尘土缓缓落下,

     在烟尘笼罩下的雪原和极度依赖监视器的帕斯特的视野都受到了严重干扰,但这并不影响战斗的继续......

     雪原手持的『大卫弹弓(Hamesh-Avanim)』“炮口”冒着热气,在有着热成像设备的帕斯特面前根本无处藏身。而帕斯特虫形的身躯上展开的双翼上,六个升腾着基因线条的孔洞有如夜空之中的北极星,狂暴的野性下对『虚空基因组(Void-Genome)』无节制地压榨甚至让这台钢铁的异形发出呻吟。

     至于一旁的普莱泽特,则在雪原被帕斯特牵制住的一段时间给雪原准备了一个大礼。

     “呼----呼----”

     散落的结晶似音叉交响般以某种频率应和,在达到一个临界点后,震颤着的结晶碎片盘旋而起,在加速中,材质异于俗物的结晶碎片不断地切割着所有的阻碍,在切割,盘旋,再切割,再盘旋的过程中,骇人的异象逐渐形成。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便是凶暴的力之漩涡,燃烧般的金属风暴!

     “以吾之躯,敬献吾王。这是给好孩子的礼物(present)。”

     有着艳丽金发的怪物微笑着躬身行礼,宛若艺术家的操纵着成型的银色龙卷以碾压之姿想着雪原袭来。

     “我拒绝。”

     面对着席卷而来的金属狂潮,雪原淡然开口,系统在这方面做足了对雪原的尊重,在战斗完全交给他的前提下,雪原有权选择如何应对,“此刻我只是‘未来(Yet-to-come)’,只是怪物。损坏母亲的节日礼服也是需要得到惩罚的。”

     对于普莱泽特这种以言语挑拨来扰乱心神的做法,系统十分清楚要如何应对,一通俗称嘴炮的辩驳之下,气氛被推到最险恶的地步。

     当然,在三者都对『虚空基因组(Void-Genome)』的力量进行使用,引起体内的病毒超常规地活跃的情况下,三人互为生死大敌的关系已经无可避免,生命在渴望着进化,地狱的旗帜蜿蜒而来,本质为一的怪物,将为这破碎的圣夜,上演奇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