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8.威慑,收服
    “----而有一个兵卒,用他的枪刺入胁下,从那里流出了血和水----”

     反映人心的梦幻光芒与无形的审判人子之罪交织着,在圣枪的周围形成了一个极致的死界。

     其名为----『朗基努斯之枪(Spear-of-Longinus)』。

     “这是......”

     嘘界的心神被悬浮于身前的神圣之物所吸引,向着雪原移动的步伐停了下来。

     雪原的想法并没有错,嘘界此时毕竟没有像“原本”见到王之力产生的心之光芒后那般疯狂,精于算计是现阶段铭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雪原尽管身上谜团重重,甚至还能够穿过重重戒备跑进他的房间里,但雪原外形上的稚嫩让嘘界内心的谨慎降到了最低点。

     就可行性来说,如果雪原没有成为“未来(yet-to-come)”,无法时刻保持召唤出自己『虚空(void)』的状态,也没有被『默示录病毒(Apocalypse-Virus)』同化后的怪物体质,能干脆利落地几刀砍倒葬仪社的精英,嘘界在雪原猝不及防下一举拿下雪原完全不是问题。

     当然,以上在雪原发动自己的『虚空(void)』召唤出『朗基努斯之枪(Spear-of-Longinus)』的那一刻起,就只存在合理推演,而永远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了,圣枪给嘘界带来的震撼绝对不亚于在面对帕斯特和斯库路吉的战斗,审判人子的罪业虽然无形,但于圣枪上圣人之血的神圣都能腐蚀的存在即使不经视觉发现,周围的人也绝不可能遗漏这如黑暗中的荧光般的存在。

     “哈?哈哈!哈哈哈......”

     嘘界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内心的感觉了,反转后的圣枪同时拥有的两个截然相反的属性完全颠覆了他的三观,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极为自负的人,在无论是否意志坚定,在面对着自己过去的固有观念遭到清洗时都绝对会有一种反应,那便是疯狂。

     所不同的是,一些意志坚定的人的疯狂是将过去的笃信转移,从而继续走下去,达到他理想中的地方。而意志不坚定的,就会从此自暴自弃,或是如一些濒死之人那般歇斯底里,永远活在其为自己找到的借口中。

     嘘界无疑是前者,足以咒杀万物的罪业是无形的,但它带来的影响却是可以感受到的,只是直视就会产生眩晕感,其周围的空气被缓慢而无可逆转地腐蚀着,在视线上反应的阵阵不和谐的扭曲感,隐隐约约的黑色丝线......

     如果不是被雪原压制而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能,『朗基努斯之枪(Spear-of-Longinus)』就是一个没有质量的变种黑洞。面对如此邪异的现象,常人恐怕都是避之不及,唯独嘘界,面色变得狂热不提,不知是不是神志上出现了问题,他甚至对着圣枪伸出了手......

     “嘁,真是个疯子。”

     “嗡----”

     见到嘘界的疯狂举动,雪原赶忙收回了圣枪,压抑的气息瞬间一净,除了房间里的人外,基地里的其他人只是感到一阵心悸。

     “那光芒的背后一定有着真理啊,神秘的少年......”

     随着笼罩在整个基地的恐怖压迫力的消失,嘘界由狂热之中摆脱了出来,只是摸到他心目中的“真理”的边缘就足以让他断定那就是“真理”了,但也只是一角而已,刚刚的疯狂之举已然是大大的失态,这是他多年的处事风格所不允许的,因此,他只是激动地看着雪原,言语中的复杂任谁都能听出来。

     “『朗基努斯之枪(Spear-of-Longinus)』,以人心编制而成的罪之王冠。”

     到了这一步,雪原知道不能表现的太过急切,只是吐出了两句毫无关联的话。

     “现在,你可以问你想知道的一切了。”

     说完,雪原双手环抱,饶有兴致地看着嘘界。

     两人在主要话题上避而不谈这么久总算是重新回到正题上了,期间嘘界虽然多次打算凭借自己的话术或是武力夺取主动权,然而在关于对手的了解和武力值方面,雪原都远远超过嘘界,已经不是嘘界以往对付普通人的经验所能应付的了,此时雪原主动让嘘界问问题不过是为了让嘘界了解足够的情报而已,毕竟如果嘘界真成了他的力量对嘘界进行相当程度的说明是免不了的。

     “那么,告诉我,那个光芒到底是什么呢?”

     嘘界本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雪原话语中的调侃意味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他本能地意识到,眼前的人给他带来的,是一条走向地狱的路,但对已经见识到世界的另一面的嘘界来说,就是真正的恶魔,他都会毫不犹豫地跟他交易,只要能够在死前知道“真理”。

     “那是被选中的人才拥有的力量,同样也是王者才有的力量。”

     雪原也不知道嘘界是不是中二,但无疑Daath神棍的那一套更合嘘界的胃口,雪原毫不怀疑如果这时候他抛出樱满玄周那套科学的理论,嘘界会因此翻脸。

     嘘界闻言点了点头,看不出是不是对雪原的答案满意,雪原见此不置可否,继续解说着关于这个世界的神秘。

     ......

     当雪原在嘘界的陪同和路上遇到的一众士兵惊愕的眼神中,走出了『抗体(Anti-bodies)』被隔离在高墙内的驻东京基地。

     在经过了一个小时的说明后,雪原达成了让嘘界对于这个世界的神秘方面的认知达到可堪一用的程度,理智地说,嘘界对于这方面的认知越少,才越有利于雪原对他的控制,但是嘘界始终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如果让雪原选择,他宁愿嘘界是在有足够了解的情况下背叛,至少那时候的嘘界会少一些疯狂,多一些自知。

     “对于Daath你应付起来应该没有问题了,接下来你只需要用尽一切手段将能掌握的力量都掌握起来,等我需要的时候让他们为我所用。而作为交换,我将把你渴望的‘真理’告诉你。”

     这是雪原离开时对嘘界说的话,也证明雪原得到了参与两年后那场决定国家权力归属的游戏的资本。

     盛夏的黄昏是漫长的,两人漫长的谈话依旧没能让天地间无处不在的金黄完全被黑暗所替代。

     周围的民居开始不时有一个个上班族和学生归来,被学校与会社牢牢吸引的人流在回流着,像是淤积的山洪化作一道道大小不一的水流,充盈到城市的各处,五颜六色的荧光灯照耀着路人,也照耀着路人行进的路。

     港区是东京都心的三个特别区之一,在日本战败后,在这个扼守着东京湾最精华地区的所有军事设施都被拆除,成了整个城市国际气氛最为浓厚的地区,外国观光客与酒吧云集的六本木、高级住宅街的麻布和白金、高级商店街的青山、新兴的游乐观光区台场......

     对于这样的一个地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不过,雪原可不敢跑去享受城市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只有五岁的外形和樱满家困顿的经济状况,让雪原根本升不起去浪一把的想法。

     于是,随意登上一个通往六本木的轨道交通,雪原迎着月色踏上去往樱满家在六本木的公寓的路程。

     ......